生活新聞

愛美的古人用什麼洗臉?唐朝人竟然用「豬胰臟」做成洗面皂
上報     2022/04/15 07:00

在《古人原來這樣過日子》中,我們曾提到古人會用淘米水洗頭髮。其實,淘米水在古代可謂萬能,不光能用來洗頭髮,還可用來洗臉。《禮記.內則》說:每三天要洗一次頭髮,如果臉髒了,就用淘米水洗洗。淘米水呈弱鹼性,可以祛除臉上酸性的汙垢,還可以吸除面部多餘的油脂。

淘米水洗臉還有一定的美白功效,其富含的維生素B和澱粉能在臉上形成遮蓋效果,有短暫性的美白作用。直到今天,仍然有女性用這種古法洗臉。

除了淘米水,古人還用草木灰洗臉。草木灰是植物燃燒後的灰燼,內含碳酸鉀,總體呈鹼性,有很好的去汙效果。古人將草木灰兌水,製成「灰汁」,可用來潔面或洗澡。武則天喜歡用益母草製成的灰汁來洗臉護膚,醫書稱之為「則天大聖皇后煉益母草留顏方」。怪不得唐太宗、高宗父子兩代都喜歡這張面孔,原來人家有護膚祕籍。 (延伸閱讀:每六個男子中就有一個是剩男!古人為了解決這個問題 搶寡婦、姑嫂換通通來)
但要說古人最常用的潔面用品是什麼,答案竟然是豬胰臟。豬的全身都是寶,不光能吃肉,還能用來洗澡。豬胰臟為長條形,十餘公分長,粉紅色,內含有各種消化酶,能夠有效去除和分解汙垢。南北朝賈思勰的《齊民要術》中就記載了豬胰臟的去汙功效,距今已有近一千五百年的歷史。

古人以豬胰為主要原料,製作出了古代最常用的洗臉用品—澡豆。唐朝孫思邈的《千金藥方》記載了澡豆的製作方法:先將豬胰臟洗淨並去除脂肪油汙,然後研磨成糊狀,加入豆粉後攪拌均勻,最後經自然乾燥形成塊狀或球狀的澡豆。

古人為了增加澡豆的美白和增香效果,還在澡豆中加入各種配料,如甘松、丁香、麝香、白芷、冰片、皂角、阿膠、糯米等。孫思邈親自為澡豆代言,稱其「治面黑不淨,一百日其面如玉,光淨潤澤,臭氣粉滓皆除」。有些加入特殊配方的澡豆,還具有去除粉刺、痤瘡的功效,看來古人也飽受青春痘的困擾。

澡豆是伴隨著佛教在中國的流行而普及的,至唐宋時才在民間普及。很多人最初並不知道澡豆為何物,為此還鬧出過一個著名的笑話。《世說新語》記載,東晉的王敦與舞陽公主結婚,成為駙馬。公主的生活方式很是時髦,王敦有些跟不上。 (延伸閱讀:古代房價貴不貴?唐朝高官買房竟要用 30 年 這朝代房子更要價上百萬人民幣)
婚後的一天,王敦在家上廁所,公主的侍女就端來乾棗和澡豆,乾棗是用來塞鼻孔阻隔臭味的,澡豆則是廁後用來洗手的。王敦哪認識這些公主用的高級貨,還以為這些是「如廁甜品」呢,直接就給吃了。這一彪悍行為逗樂了侍女,忍不住偷偷地捂嘴笑。

宋朝人在澡豆的基礎上,又製成了肥皂團。南宋的都城臨安,有專門經營肥皂團生意的人,可見其當時的流行程度。其實,肥皂團就是今天香皂的雛形,只是前者是純天然手工製,後者是現代化工產品。

明清兩朝,這種澡豆型的肥皂團繼續流行,由於是用豬胰臟製成,民間俗稱為「胰子」。清朝末年,僅北京一地就有七十多家胰子店,產品遠銷海內外。當時有家名叫「花漢沖」的化妝品店,售賣各種「花漢春」品牌的美妝和洗護用品,其中胰子和香粉是超人氣商品,大內皇宮也在該店訂購化妝品。

這家誕生於明朝嘉靖年間的化妝品店,興旺了四百多年,直到一九五二年才退出歷史舞臺。二○一八年,北京大柵欄當年的舊址上,「花漢沖」老鋪重新開張,希望繼續傳承國妝之美。 (延伸閱讀:還沒發明牙膏、牙刷前 古人是如何刷牙的?)
改革開放前,生活物資匱乏,中國採取了嚴格的供應制度。香皂也屬於供應商品,很多家庭經常不夠用,於是又重拾傳統手工胰子的製作。王老師的母親在小時候就見到過這種工藝:將豬胰子剁碎,然後加入火鹼或燒鹼攪拌,最後自然風乾就得到了胰子皂。

時至今日,中國東北地區的一些老人還將工業香皂稱為「胰子」。儘管這個名字不太文雅,卻沉澱著民族的記憶,散發著歷史的芬芳。
*本文摘自《古人原來很會過日子》,麥田出版社出版。

【作者簡介】
王磊(講歷史的王老師)


畢業於東北師範大學歷史系,現任東北師範大學附屬中學的歷史教師。

在教學過程中,他發現學生們對古人的日常生活很感興趣,但平時的歷史教學很少涉及這方面內容,於是思考用什麼樣的方式能更好地傳播這些知識。

從2018年5月起,他以「講歷史的王老師」為名,在大陸抖音APP上專門介紹有關古代中國人日常生活的歷史知識,涉及衣食住行、戀愛婚姻、風俗娛樂等方方面面的內容。腦洞大開的問題,乾貨十足的知識點,再加上王老師作為東北人所特有的幽默講解,讓人忍不住一口氣跟完全部視頻。

2019年,他的第一部作品《古代人的日常生活》(繁中版書名《古人原來這樣過日子》,麥田出版)上市後受到讀者的熱烈歡迎。 勸諫者處死!大夫「荀息」靠這招阻止了荒淫無道的晉靈公建造九層之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