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園文選】因落榜寫下《鶴沖天 · 黃金榜上》的柳永 | 生活新聞 | 20220827 | match生活網

生活新聞

【桃園文選】因落榜寫下《鶴沖天 · 黃金榜上》的柳永
桃園電子報     2022/08/27 09:00
在古代科考失意的士子,常會有偉大的作品誕生於世,這悲憤造就的成果,是幸 ? 是不幸 ? 圖 : 陳文發攝

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只有遭逢了許多的困頓與挫敗,歷經了不斷的悲憤與磨難,才會靜下心來,另闢一條柳暗花明的蹊徑;也才會重新思考,另覓一條寬廣璀璨的道路。

在唐代,賈島的《下第》詩至今讀來仍令人傷感:「下第只空囊,如何住帝鄉?杏園啼百舌,誰醉在花傍?淚落故山遠,病來春草長;知音逢豈易,孤棹負三湘」。而張繼也是在落第後才有了膾炙人口的《楓橋夜泊》:「月落烏啼霜滿天,江楓漁火對愁眠。姑蘇城外寒山寺,夜半鐘聲到客船。」黃巢年輕時曾多次參加科舉,卻屢試不中,因此也寫下了一首《不第後賦菊詩》以抒發心中不平之氣:「待到秋來九月八,我花開後百花殺;沖天香陣透長安,滿城盡帶黃金甲。」

在明代,江南四才子之一的唐寅也是一位屢試不中的落榜生。當年參加科考時,聰明反被聰明誤,購買考題作弊,結果東窗事發,被奪去了考生資格,永遠與科舉無緣,但也因為這個打擊,成就了許多價值連城的畫作。中醫師李時珍也是落榜生,十四歲考中秀才,之後的九年裡三次落榜,於是棄考從醫,走遍大江南北,參考了八百多種醫書,歷經二十九年的努力,終於編成《本草綱目》這部曠世鉅作。

在清代,蒲松齡一生熱衷科舉,卻始終難以遂願,七十一歲才破例補為貢生,因此對科舉制度愛恨交織。 以「有志者,事竟成,破釜沉舟,百二秦關終屬楚。苦心人,天不負,臥 薪嘗膽,三千越甲可吞吳。」自勉。吳敬梓出身於仕宦名門,從小隨著為官的父親到各處而有了大量的見識,後因落榜,進而懷疑科舉制度,最後反對八股文與科舉制。他不願參加博學宏詞科考,並憎惡士子們醉心功名的頹俗,最後因落榜而成就了《儒林外史》的誕生。

而今天要提的故事主人翁是北宋的柳永,他也是因落榜而憤憤不平,於是寫下了一首非常著名的詞《鶴沖天 · 黃金榜上》聊以自慰:「黃金榜上,偶失龍頭望;明代暫遺賢,如何向?未遂風雲便,爭不恣狂蕩?何須論得喪。才子詞人,自是白衣卿相。煙花巷陌,依約丹青屏障,幸有意中人,堪尋訪。且恁偎紅翠,風流事,平生暢。青春都一餉。忍把浮名,換了淺斟低唱!」

龍頭(即狀元);明代(指聖明的年代);一餉(同一晌,即一下子,一會兒);翻譯如下:「在金字題名的榜單上,我只不過是偶然失去取得狀元的機會,即使在政治清明的時代,明君也難免會一時錯失賢能的人才,我今後該如何呢?既然沒有謀到好的機遇,爲何不隨心所欲地遊樂呢!何必爲功名而患得患失?就做一個風流才子爲歌姬譜寫詞章吧!即使身為平民,也不輸給公卿將相。在歌姬居住的巷弄裏,擺放着丹青畫屏的繡房,幸運的是那裏住著我的愛人,值得我去尋訪。與她們依偎,享受著風流的生活,才是我平生最大的歡樂,青春是十分短暫的,我寧可把功名換成手中的薄酒和耳畔低徊婉轉的歌唱。」

這首詞很快地在士林廣為流傳,最後也被宋仁宗所知悉,而柳永嘴上對功名不屑,心卻嚮往之,於是持續努力地參加科考,後來竟榮登金榜。揭榜前,名單會先呈宋仁宗過目,仁宗一看到「柳永」二字就提筆劃去,因為柳永在(鶴沖天)寫到:「忍把浮名,換了淺斟低唱。」便說道:「且去淺斟低唱,何要浮名?」就這樣黜落了他。從此,柳永便自稱「奉旨填詞柳三變」而長期地流連於柳浪鶯聲之中,不但生發了寫作的靈感,並且覓到了精神的寄託,並因才華橫溢,進而佳作漫漶。下筆如有神,捷對冠群英的柳永啊!命運算是折磨了他,卻也意外地嘉惠了後代學子。

註:柳永原名三變

這篇新聞 【桃園文選】因落榜寫下《鶴沖天 · 黃金榜上》的柳永 最早出現於 桃園電子報

(資料來源:桃園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