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荷心香/周桂芳 | 生活新聞 | 20240615 | match生活網

生活新聞

近荷心香/周桂芳
台灣好報     2024/06/15 20:42

周桂芳

清晨跑步,特意跑到湖那邊,去看荷。

湖這邊的新荷才出水一尺多高,像清雅秀氣的小女兒,每片荷葉上還有三兩顆水珠在俏皮的滾動。

我跑到湖那邊,卻是蓮葉何田田,鋪天蓋地,長相恣肆,早已長成了亭亭玉立、風姿雅致的大姑娘了。這裏的荷瘋長到兩米來高,隨風搖曳,繁盛青綠,上下翻飛,帶著一股野性瘋長的蓬勃生命張力。

夏日荷花別樣紅,荷花年輕旺盛,蓬蓬勃勃,飄飄蕩蕩,這樣盎然的野荷,難怪李大才女會被成功吸引,會誤入藕花深處,驚起一灘鷗鷺;這樣旺盛的野荷,肯定有魚戲蓮葉間,一時東一時西,自由恣意暢遊其間;這樣豐美的野荷,如綠波蕩漾,足以遮沒一條小船和船上的采蓮女。

清風徐來,我駐足觀荷,風中吹來荷風香,空氣帶著清香,帶著濕潤,近荷心香,我感覺心也染了荷香,芳心蕩漾。

看荷花盛開處,有兩三只白鷺,撲棱著翅膀,騰空飛起,就像大鵬展翅,遨遊天地之間,不由得浮想聯翩。

碧波蕩漾的野荷,是一片恣意汪洋的生命之綠。大片翻飛的荷葉,是青春洋溢的少年,簇擁著,托舉著那一枝枝亭亭玉立的或粉或白的的荷花,映出婆娑的清雅影子,顯得一枝獨秀,清新脫俗,飄逸出塵。

夏天,正是草木狂熱忘情的時節,正像那一群少男少女青春活力的臉,每個細密毛孔都洋溢著青春的清氣。

荷,就是夏天的寫意畫;看荷,就是沐浴夏日的清風明月,愛荷,就是近荷心香。

就連我那最樸實無華的農村老媽,也在老家的小院裏,用一口淘汰不用的陶質大水缸,養了一缸荷。那被歲月包了漿的陶水缸,童年的我曾無數次地彎腰勺水喝,養育滋潤了幾代人。普通笨重茁樸的陶水缸,裹襯著亭亭玉立的荷,養就了是一缸風雅。陶僅用這一缸水,就將荷捧在掌心。就像母親用質樸慈愛的心,去愛護托舉自己的女兒。

荷,一枝荷,就是一把綠傘,送來夏日的綠意和清涼。

荷,一枝荷,就是一朵心香,明媚眼睛,豐盈心靈,盛開心頭,獨自芬芳。

荷,野荷,是成片的,一片荷,就能構成一塊獨立的風景,自成一片風雅。

夏日,我每天就喜歡跑到這淺水荷灣的地方看荷,不管是晴天雨天,都各有別樣滋味。不論心裏是喜是憂,有事無事,近荷心香,來到這樣清靜雅致的地方,事都小了,憂都淡了,都被綠意荷風消融了。

人生,除了生死,其他都是小事。

我住在湖邊,每天跑到湖那邊,看一片荷,開啟每天閃亮幸福生活。碧綠的荷色,吞沒了城市的喧囂,消解了心中的煩雜,聚攏一小片靜謐清雅。

晴天,我一路跑到湖那邊,跑到荷邊,停下來,壓腿,看荷,舒展身心。

下雨天,我打一把傘,一路走到荷那邊,看荷上潔白的雨珠滾落,聽雨點打在荷葉上的節奏和樂音。

我幾次對朋友說,我就像梭羅一樣,住在我的瓦爾登湖邊,每天清晨或傍晚去湖那邊看荷,圍荷走一走,近荷心香,無事可擾,清雅自來。

人在荷中,與荷平,能看到自己。荷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遠益清,亭亭淨植。這就是自己,就是自己的精神追求。

週末,我想抱著我的古琴,邀請兩三趣味相投的朋友,一起走去看荷,在荷邊席地而坐,開一個像蘭亭序一樣的雅集呢。

我抱琴席地而坐,輕撫琴弦,抬頭看荷,仿佛能看到天地。這湖野荷瞬間高大,像綠野仙蹤。眼前的世界,以地為軀幹,以天為魂魄,以山川河流為血脈,真正的頂天立地。這片荷,像天上飄落的雲朵,綠的,白的,紅的,靜靜歸於一湖。我望向遠去的歸雲亭,天地間自然草木如此和諧應景。

人活在天地之間,與草木荷清風明月共坐,水天一色,水裏有雲,天上有荷。忽然之間,大道至簡,我心光明,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我經常會遇到來看荷的人,或青春的戀人,或喊湖的中年人,或打太極的老人。老人說,他喜歡荷花,看荷,觀荷,看荷在風中跳舞,似乎能悟出點太極陰陽之道。每天在荷邊打太極,能吸收荷之精華,不是說“臨水心潔,近荷心香”嗎。

是啊,“臨水心潔,近荷心香”

我置身荷中,我也慢慢參悟“臨水心潔,近荷心香”的境界。

楚地一片清純的水域,接近一朵素潔而高雅的白荷。出自淤泥,而不染其濁,只是因為那一片好水,好荷。

坐在高處,俯視荷,能看到眾生。濛濛細雨的清晨,我在雨中跑步回家,看到一位釣者坐在荷邊垂釣,不為風雨所動,只是戴上衣服的連帽,仍癡癡地望著雨中之荷。看那一湖高低不同,同沐在風雨中飄搖的荷,不正是芸芸眾生嗎?湖裏,眾生平等,風雨與共,雨來,沒有一朵荷上沒有雨水,沒有哪片荷上沒有滾動的露珠。眾生不易,看荷,內心就會生出一些體諒與悲憫,體諒他人之苦;對世道人倫看破與接納,生活虐我千百遍,我愛生活如初戀,學會自洽,慢慢接納平凡的自己。

雨中釣者,看似在釣魚,卻也是在釣芸芸眾生,釣自己的風雨人生,釣一湖心香。

“臨水心潔,近荷心香”。走近荷,近荷心香。走進荷,看懂荷,懂眾生,懂萬物、敬萬物,才能得萬物賜香賜福!

(資料來源:台灣好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