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新聞

「滑手機」變網路霸凌 網紅喊冤:我一直在妥協
鏡週刊     2021/03/05 06:34
高鈞鈞控訴遭黃女網路霸凌。(高鈞鈞提供)

挺韓直播主「霸氣安安」黃孟婷先前遭到網紅高鈞鈞指控,疑似利用粉專、網軍對她進行網路霸凌,黃女沉默多日未作回應,上月底首度在Youtube發表聲明,強調自己從未霸凌任何人,直指近3個月內遭對方霸凌,已身心俱疲。對此,高女與其妹妹高璟提出反駁,直呼「自己才是被霸凌的一方。」

高鈞鈞說:「去年11月的某一場活動,黃當日人不在現場,事後卻在直播上還原現場狀況,我覺得她人不在場,就沒有立場說明當日的狀況,雖然對方之後道歉,但事又改口稱非出於本意,還在其他活動中諷刺我,我覺得她在找我麻煩,我其實一直在妥協。」

高鈞鈞直播中用中指指向黃女的胸部,她澄清在划手機。(高鈞鈞提供)

高鈞鈞認為,黃女事後將直播影片設為「不公開」,目的是為了讓其他人覺得高頻頻在攻擊她,也讓高懷疑黃在背後操控粉專、側冀,發動網路霸凌。

針對黃女的影片聲明,高鈞鈞表示,她覺得自己被抹黑,強調自己並不是刻意用中指比黃女的胸部,只是剛好在划手機,高鈞鈞說:「我當時是站在教育的角度,雖然我有提到『胸』這個字,但我只是覺得她當日直播中談論罷免,穿著應該合宜,不該穿一字領的衣服,卻遭人誤解我比中指。」

「霸氣安安」遭控發文暗諷,讓高女覺得被霸凌。(高鈞鈞提供)

同樣遭到指控的高璟則說:「黃女去年人不在現場,在直播中影射姊姊說謊,已經對高鈞鈞的工作造成嚴重影響,基於保護家人的立場,才會為姊姊說話,因為我認為姊姊的人格不能被抹黑。」

高璟表示,黃女先前曾揚言要揭底牌,所以他跟高女才會懷疑是黃利用粉絲團起底姊姊的舊照,一夜之間讓許多粉專開始攻擊她,高璟說:「沒有一個人願意家人被曝光,除了擔心小孩被肉搜,更害怕他們的安危。」

高璟還說:「為什麼不從她去年12月開直播那時候說起,要特別強調一月份之後她不說話,指控我們霸凌,難道之前的事都不算數,這中間的過程很辛苦,一直到一月後,我才受不了幫姊姊說話,因為當時很多人在攻擊她,她甚至半夜一點接到電話,被迫開直播公審。」事後,對方將影片下架,也讓高璟認為都是對方早就佈好的局。

高璟的粉絲曾留言詛咒黃女,高認為是黃在自導自演。(翻攝油土伯的黑白世界粉絲專頁)

高璟透露,其實高鈞鈞曾經想過要道歉,藉此息事寧人,但她告訴姊姊人格不可以被抹黑,不能妥協。高也強調姊姊沒有攻擊他人,是自己看不下去才替她說話。

針對二人回應,本刊致電黃孟婷,黃表示去年活動的流程,主動辦位已經出面還原經過,她不作說明,但強調自己從未在直播中影射、或直指高鈞鈞說謊,也不曾利用粉專、網軍起底高鈞鈞、高璟舊照,她也認為對方若覺得名譽受損,希望他們提告,讓真相水落石出。

黃女指出,高璟先前因觸犯著權法,透過高鈞鈞、石頭里長拜託「挺韓五虎將」之一的陳清茂說情,她出於善意,同意撤告,雙方約定好事後息事寧人,但至1月中,高璟仍不斷開直播出言調侃,底下的粉絲甚至留言表示說初五要到店門口鬧事,從去年除夕到至今,持續在直播中嘲笑她,針對二人的種種行徑,黃女現已提告,期盼司法還給她一個公道。

對此,本刊致電陳清茂,陳證實曾打電話給黃女,黃當時看在他的面子上,答應撤告,沒想到事件卻愈演愈烈,太多人進來瞎攪和,讓他始料未及,現在他只希望雙方能和解,不能相處也不要當仇人,以和為貴。

★《鏡週刊》關心您:若自身或旁人遭受身體虐待、精神虐待、性侵害、性騷擾,請立刻撥打110報案,再尋求113專線,求助專業社工人員。

更多鏡週刊報導
遭指起底「前挺韓網紅」懷孕舊照 霸氣安安沉默多日終發聲
拿證人傳票駁「仙人跳」放火 辣模青青:我真的不在場!
警察不爽女友另結新歡砸車 淡水警不護短火速懲處法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