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新聞

台版#Metoo「想飛的翅膀遭折」 教練染指女學生判刑
聯合新聞網     2021/04/06 15:00
記者張議晨 / 高雄即時報導 高雄市梁姓金牌體操教練被控利用權勢,長期染指擁有體操夢的選手,直到2017年底「#Me too」在全球延燒,隔年初有受害者站出來,在臉書社團指控梁男惡行「我不再是你摧殘的小女孩」,引爆台版「#Me too」運動,後來檢方調查有4名學生受害,但梁多數暴行都在民國80幾年至92年間,高雄地方法院審理時,以多數指控超過追訴期,僅認定梁對2名女學生涉及1次強制性交、1次強制猥褻,合併判他6年10個月徒刑。

台版「#Me too」起源於2018年2月,受害女學生戊女(化名)在臉書「爆料公社」匿名貼文,控訴被梁男長期以權勢性侵「每一次都像死了一樣」、「我很想飛,但應該給我翅膀的教練,卻在我想飛的時候硬生生將它折斷,我曾經是一位體操選手,體操是我最愛的運動,也是最恨的運動。」

女學生字字血淚,指控梁男犯下的暴行,後來有2名受害學生陸續報案,檢警獲報後清查,初估梁男指導女學生至少7人受害,後來有4人提告,包含貼文戊女及學姊乙女以及兩名學妹丁女、丙女,高雄地檢署偵查後,依強制性交、強制猥褻等罪嫌,將梁男起訴。

判決指出,梁男從1991年3月16日起,任職高雄市某國小體操專任教練,指導學校的競技體操學生,為了追求成績,梁男於是要求就讀國3的戊女、乙女入住他家,方便就近照顧與指導。

但戊女從國二下開始,就遭梁男染指,頻率多達每周一次,有次戊女曾想回家,但梁男卻冷言說「回家住,就沒辦法課後跟你討論動作和練習狀況,繼續住下來我們才能繼續討論,我才可以直接輔導你」。戊女曾經拒絕梁男多次,卻遭到梁男冷言以對,屈就於梁男權勢的戊女,最後只能希望每次快點結束,流淚成了她最無助的反抗。

戊女泣訴「既然拒絕要拖個3、4天,還不是得妥協,忍過這10分鐘就算了,但我沒有一次是願意,會推開他,但根本沒辦法逃,如果拒絕,他就不教我,體操很特別,同隊是隊友也是對手,沒辦法進步別人就會追上妳,不讓我練習,就是很大的壓力。」

和戊女同時間入住梁男住家的乙女,曾目睹梁男的犯行,同為受害者的她見到梁強行掰開戊女雙腿,乙才驚覺自己不是「唯一的被害人」,但為了成績與夢想,兩人選擇屈從教練淫威,直到10多年後,才出庭作證「他從小就限制我,扭曲我的心態,即使想要被判他去別的地方,就會用另種方法讓我順從」。

戊女、乙女是梁男旗下成績最為優異的學生,兩人從國二起,多次遭梁男在住處、汽車旅館染指,戊女因長期遭到性侵,出現憂鬱症合併創傷後症候群,曾經的體操夢,也因為梁男惡行幻滅,只能逃避與體操有關的人事物,才能避開那段曾經的夢魘。

除了戊女、乙女受害外,梁男的狼爪也伸向兩人的學妹丙女與丁女;2003年梁男帶隊北上參賽,找來丙女在汽車旅館飲酒,梁見丙不勝酒力,不顧丙女哭喊「不要」,強制性交得逞。

梁男與丁女母親交往期間,梁有次藉著水療機會,要當時未成年的丁女先全裸至浴缸,梁隨後進入浴室,一手抓的丁女手愛撫胸部,轉頭便抓著丁女右手觸摸他的下體稱「這是男生的生殖器、陰莖和睪丸」,直到丁女母親發現梁男狼行,才將女兒支開。然而梁男涉及猥褻、性侵女學生的事情曝光後,始終否認犯行。

高雄地院合議庭審理時,針對戊女遭到性侵一事,認為當時戊女年紀輕,梁男卻以升學、訓練為由,以不對等身分威脅,加上乙女作證及醫院診斷證明,認為梁違反戊女意願強制性交1次,僅針對此判刑6年。

至於戊女、乙女指控遭梁男逼迫在家中、學校、摩鐵發生性行為部分,法官認為這部分屬「權勢性交罪」法律追訴期僅10年,兩人提告時間已過追訴期,判決免訴。

至於丁女、丙女受害部分,合議庭認為,丁女遭猥褻時,有母親作證,認定構成強制猥褻,因此判刑1年,至於丙女,法官認為雖然丙患有創傷後症候群,但法官依據診斷證明時間點,認為就診紀錄難證明與梁男暴行有關,因證據力不足,因此丙女部分無罪,合併應處有期徒刑6年10個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