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新聞

【全文】18億印尼廠遭轉賣 康友KY爆掏光救命錢
鏡週刊     2021/04/25 05:58
中國地產大亨王命亮(左1)與康友前任董事長黃文烈(右1)涉嫌聯手掏空康友,已遭北檢發布通緝。(讀者提供)

一度榮膺生技股后的康友-KY爆發掏空案後慘遭下市,投資人原本把希望寄託在市值18億元的印尼帝斯藥廠,希望能好好經營讓康友浴火重生,替他們賺回遭掏空的血汗錢,沒想到,日前帝斯藥廠卻遭最大的債權銀行安泰銀行間接轉賣,導致康友失去藥廠的經營權,力拚重新恢復交易的美夢幻滅。更令投資人氣憤的是,自救會找人前去印尼調查,發現買走藥廠債權的是康友詐騙案的中國籍主謀王命亮的表哥,形同左手賣給右手,恐再次掏空公司,憤而向台北地檢署提告洗錢、掏空等4大罪,全案越演越烈。

印尼帝斯藥廠(圖)廠房新穎、設備先進,原本被投資被害人視為救命翻身藥廠,卻因債權轉讓,疑又落入康友案主嫌王命亮表哥手中變相掏空。(翻攝康友製藥官網)

4月1日,曾列生技股后、每股飆到538元的康友-KY遭證交所勒令下市,加上公司高層在檢調發動搜索前潛逃海外,連月來沒有會計師敢出面簽核財報,股票淪為壁紙,不只上萬名投資人慘賠,公司還面臨投保中心求償近50億元。

康友旗下的印尼帝斯藥廠(圖)市值18億元,專攻禽流感疫苗,是康友起死回生金雞母。(康友提供)

所幸康友-KY投資被害人組成自救會接管公司後,發現康友旗下號稱金雞母的印尼帝斯藥廠市值超過18億元,如果好好經營可讓康友起死回生,但康友新加坡子公司曾向安泰銀行借貸1,720萬美元(折合新台幣約5億元),擔保品卻是印尼帝斯藥廠的所有股權,自救會想方設法跟安泰銀行協調,提出還債計畫,希望能保住藥廠。

申辦變更登記 刁難碰壁
安泰銀行一開始看到康友及其子公司完成公司變更登記,包括公司執照及董事名冊,但就在康友新團隊正在辦理變更登記同時,2月26日按時匯款繳交利息,安泰銀行卻以母公司不可替子公司繳息為由,退回康友匯款,此時自救會已察覺不對勁。

康友被害人因血本無歸,手持布條至金管會抗議,大罵會計師、交易所、證期局有疏失。(讀者提供)

3月12日下午,康友新團隊突然接獲新加坡代辦會計師告知,不再接受委託辦理子公司的變更登記,3天後就看到安泰銀行公布重訊,提到已把康友新加坡子公司的債權轉賣給印尼一家公司,康友緊急聯繫安泰銀行欲知詳情,卻無法查明真相。由於債權的擔保品是印尼藥廠,安泰轉賣債權不只連帶讓康友痛失該藥廠的經營權,公司想藉此翻身,重新恢復交易更是難上加難。

眼見能讓康友起死回生的藥廠遭轉賣,自救會悲憤莫名,趕緊派人遠赴印尼調查,竟然發現買走帝斯的印尼曙光公司(PT Surya Inti Farmasia)負責人,竟是康友創辦人、遭通緝的中國籍主嫌王命亮的表哥。

售債權給曙光 疑點重重
資料顯示,曙光公司去年底成立,公司登記主要經營農業,沒有官網,對外聯絡電話則與身兼帝斯總經理,同時也是王命亮表哥的另家公司Purtra Perkasa Genetika(簡稱PPG)相同,資本額僅70萬美元,卻有錢向安泰銀行買進高達1,720萬美元的債權。

康友前董座黃文烈潛逃至新加坡遭通緝,康友股價最高漲到538元,如今成為壁紙,害不少投資人傾家蕩產。(今周刊提供)

根據自救會調查,PPG專門替帝斯銷售禽流感疫苗,負責人及其他大股東常和王命亮一起打高爾夫球或餐敘,尤其PPG股本僅17萬美元,離帝斯藥廠不到5公里,種種跡象顯示,曙光公司與PPG恐怕均為王命亮用來控制帝斯藥廠的人頭公司。

本刊調查,帝斯藥廠專攻禽流感疫苗,取得GMP藥廠認證,並持有H5N1與H9N2藥證,加上印尼是回教國家,雞肉為肉類大宗,帝斯是當地官方唯一指定合作的疫苗廠,前景可期,由於王命亮遭台北地檢署通緝,自救會認為安泰銀行出售債權給曙光公司的授信作業,有圖利王之嫌,恐不符授信5P規範,程序也違反《銀行法》及銀行內規。

康友過去每年都賺超過一個股本以上,EPS最高達15.85元,未料,財報造假,本月1日已下市。

帝斯藥廠(圖)經營權被康友詐騙案主嫌王命亮的表哥奪走,自救會懷疑左手搬右手,全案另藏共犯。(康友提供)


接手康友的新任董事長陳民郎告訴本刊,整個債權交易過程疑點重重,安泰銀行原本同意自救會的還款計畫,康友新團隊也正常繳息,安泰銀行卻違反承諾,將債權轉賣,他向安泰銀行詢問債權轉賣給誰,安泰卻拒絕回答,經他透過管道追查,才發現內情不單純,研判王命亮掏空康友早有預謀,且另有共犯協助將帝斯藥廠由左手搬到右手,再次坑殺股東。

康友子公司六安華源廠房破土動工時備受矚目,未料,全案竟是一場騙局,工廠不但停工多時,也宣告破產。(翻攝康友製藥官網)

除了曙光公司背景及資金來源遭質疑,陳民郎還向本刊說,安泰銀行明知康友後續的重生計畫,包括完成中國六安華源公司變更登記後,可出售未抵押的六安土地來還款,至於完成帝斯變更登記後,國內另家大型集團願支持康友,不但欲簽訂禽流感疫苗保證收購合約,且有極高意願投資帝斯,安泰銀行也得以確保債權無虞,不至於淪為呆帳。

洪姓律師遭疑 關鍵角色
康友自救會另外也質疑,康友從上市前的法律輔導、上市後的法律顧問、銀行授信、股票崩跌時王命亮使用人頭帳戶面臨斷頭、違約,都由一名洪姓律師居間替王與券商協商分期攤還。

康友去年底召開股東臨時會,全面改選董監事,陳民郎(中)獲推選為新任董事長,新團隊將向主嫌黃文烈及王命亮與會計師等人求償。

該名律師在2018年11月5日還陪同證交所官員及會計師,一同前往帝斯查廠,帝斯當時剛簽署一份高達人民幣268萬元的輔導合約,看在投資人眼裡,形同官員、會計師及律師聯手替康友背書,且足以證明康友的帝斯疫苗廠確實存在,絕非空殼,隨後更傳出帝斯藥廠準備單獨來台上市的消息,成為康友的大利多,不少投資人因此加碼買進。

康友去年8月爆發掏空案後,公司接連發布重訊對外說明營運狀況,如今股票下市,投資人血本無歸。(翻攝證交所)

後來,洪還和證交所官員及會計師一行人轉赴中國,查核康友子公司中國安徽六安華源公司的財務狀況,由於康友原董座黃文烈早於同年9月以廈門協力集團名義,向中國贛州銀行廈門分行借貸人民幣1.58億元(折合新台幣約7億元),卻未經康友審計委員會及董事會決議,且還逕自提供六安華源公司所有的五百多項機器設備作為擔保品,擔保的債權高達人民幣2.37億元(約合新台幣10億元),嚴重損害康友權益,但相關財務報表卻未揭露,會計師因查帳不實已淪為全案的共犯。

康友前董座黃文烈(右)與菲律賓關係良好,曾與該國總統杜特帝(左)合照。(翻攝自康友-KY官網)

至於洪姓律師是康友新加坡子公司債權連接到帝斯藥廠及安泰銀行的法律意見書出具人,且曾陪同相關人員赴六安查廠,自救會懷疑他與王命亮關係匪淺,可能扮演關鍵的軍師角色,要求檢調也應一併查辦。

帳戶百億存款 恐被挪用
此外,檢調追查康友掏空案也有重大進展,發現康友帳上現金主要存放在六安華源公司的徽商銀行帳戶,六安華源在2018及2019年底的活期存款及定期存款,分別為人民幣10.46億元及12.6億元(折合新台幣各約48億元及54億元),但這些鉅額存款,卻在去年6月底前不翼而飛,疑遭康友高層侵占挪用殆盡。

康友投資人不滿安泰銀行未進行協商,片面處理債權,導致康友資產被賤賣,大動作抗議(圖)。不過,遭安泰銀行否認。(讀者提供)

由於康友除了當初的董事長黃文烈來自台灣,其他包括創辦人王命亮及財會人員及所有帳冊全在中國,公司竟集體製作不實營收及假的銀行對帳單,營造鉅額營收假象,連六安華源公司安徽工廠停工多時也被隱匿,藉此美化財務報告,坑騙台灣投資人。

 安泰銀遭控告 檢調追查
農曆年前,康友新團隊指派中國籍人士前往安徽辦理六安華源公司變更登記,無端遭當地公安以詐欺名義拘留24小時,康友改派中國律師前往辦理變更登記,律師在上月6日通知只要簽署一份文件,即可在2天後完成公司變更登記,殊不知隔天就傳來當地法院准許六安華源公司進入破產程序,變更登記計畫挫敗,讓康友無法拿到六安的土地進行拍賣。

康友子公司六安華源廠房開工儀式盛大舉辦,未料,公司帳上逾百億元恐被挪用,廠房機器也被抵押借錢,形同空殼。(翻攝康友製藥官網)

康友下市前夕,上百名的投資人至金管會前抗議,高喊:「官員看戲、股民哭泣」「政府開綠燈、股民遭詐騙」,立委蔡易餘也到場聲援,質疑2年多前證交所派人到中國查核康友的營運狀況,還出具報告認為沒有問題,導致投資人接收錯誤訊息,如今證明康友財報不實,全案儼然跨國詐騙案,重創我國證券市場及金融監理機制,主管機關應確實檢討。

康友藉由美化財報等手法坑騙台灣投資人,朝野立委多次召開記者會痛批相關單位監督不力。

財報不實讓投資人血本無歸,現在連最後的救命錢也被掏光,自救會質疑印尼廠遭轉賣涉及不法,過程中,安泰銀行到底扮演什麼角色?自救會覺得有釐清必要,已在日前向台北地檢署遞狀加碼控告,盼檢調盡速發動搜索約談。

為了確保小股東的權益,自救會也建請檢調徹查曙光公司如何以小吃大,向安泰銀行支付鉅額價金從何而來?是否有向安泰銀行借款?自救會高度懷疑,全案極可能是掏空主嫌王命亮透過人頭買下安泰銀行債權,進而取得帝斯公司經營權,把康友僅存的救命錢吃乾抹淨,希望檢調能儘速追查,還給投資人公道。



更多鏡週刊報導
【全文】宋少卿、嚴爵慘淪吸金工具 偶像劇製作人詐騙千萬元
【全文】50億華廈裝修爆公安爭議 福華飯店廖家神祕資產揭?
【全文】醫師蹺班拖延手術 和平醫院疏失害運將枉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