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新聞

魏揚7人煽惑無罪遭撤銷 更一審改判公訴不受理理由出爐
聯合新聞網     2021/10/08 14:15
記者王宏舜、林孟潔/台北即時報導 台灣高等法院更一審審理太陽花學運「攻占行政院」案,今撤銷促轉會前主委楊翠兒子魏揚等7人被訴煽惑他人犯罪一審無罪判決,改判公訴不受理確定。

高院前審依煽惑他人犯罪改判魏揚、陳廷豪、林建興、江昺崙、劉敬文、柯廷諭、許順治有罪,但最高法院將7人與李冠伶共8人撤銷、發回高院更審。7人中的許順治以及李冠伶都另犯損壞公務員職務上掌管之物品罪,一、二審都被處4月徒刑,得易科罰金。

許順治、李冠伶2014年3月23日,先在立法院抗議服貿協議,同日下午先後前往行政院外,當晚7、8時許,李冠伶、許順治等人拿大型油壓剪將台北市警局架設在行政院外的鐵拒馬間的鐵鍊鎖、鐵絲剪斷,與現場部分民眾合力將鐵拒馬搬開、推倒,大批群眾一擁而上。

鐵拒馬因凹損、變形,鐵鍊、鋼鎖、鐵絲也都斷裂不堪使用,3名員警上前阻擋,卻如「螳臂當車」。許順治、李冠伶被控共同損壞行政院前架設的鐵拒馬等公物,他們主張破壞鐵拒馬是「緊急避難」,並主張適用「公民不服從」、「抵抗權」。

最高法院發回更審的意旨表示「公民不服從是一種公開、非暴力、出於良知決定的故意觸犯法律規範的行為,目的通常都是為了改變法律或是政府的決策,行動者通常願意承擔可能的法律效果。公民不服從的非暴力性,是基於公民不服從主要目的在向公眾訴求,欲透過觸犯法律規範的行為來喚醒與說服大眾,所抗議的法律或政策牴觸了重要的政治道德原則。」。

最高院並認為「公民不服從」是一種表達政治意見的特殊形式與最後手段,並援引德國「抵抗權」為例,我國憲法雖未明文規定抵抗權,但依國民主權的憲政原理,仍應加以承認。

高院更一審表示,雖贊同高院另案(指占領立法院案)對群眾因不滿立院通過服貿協議而占領立院表達訴判決無罪的結果,但認為那場抗議已經使社會大眾明白他們反對立委張慶忠以「不正方法」通過服貿協議的訴求,且當時的總統也同意退回服貿協議,訴求已達成。

不過,當部分不滿的群眾轉攻行政院時,高院更一審認為已超過原本集會抗議的訴求,就本案而言,難認「毫無餘地、不得已」只有攻占行政院這一個方法。更一審認為許順治、李冠伶的手段不符緊急避難要件,因此維持一審有罪認定。

另外,檢察官起訴許順治、陳廷豪、林建興、江昺崙、劉敬文、柯廷諭、魏揚等7人煽惑他人犯刑法侵入建築物罪,但侵入建築物罪是告訴乃論之罪,行政院秘書長已於一審審理期間對檢察官起訴犯該條的87名被告撤告,一審已依刑事訴訟法規定對許順治、陳廷豪、林建興、江昺崙、劉敬文、魏揚犯侵入建築物部分判公訴不受理,而柯廷諭因沒進入行政院而沒事。

檢方對魏揚等7人犯煽惑他人犯(侵入建築物)罪部分提上訴,高院更一審參酌部分學者及最高法院較近相關判決要旨,認為唆使或鼓動不特定人犯特定法益的犯罪,應屬「教唆」或「幫助」範疇,而非刑法第153條第1款煽惑罪。

因魏揚等6人自己犯侵入建築物罪的正犯行為已經一審判決公訴不受理,他們唆使或鼓動群眾進入行政院的行為已無從被吸收,又因行政院是對所有侵入建築物罪的人都撤告,效力當然包括教唆行為,含柯廷諭在內的教唆他人犯侵入罪部分已欠缺訴追條件,因此對魏揚等7人的教唆行為諭知公訴不受理判決。

本件毀損公務員職務上掌管物品罪部分,檢察官和許順治、李冠伶可上訴,其餘部分不得上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