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虹安貪污案勘驗光碟 關鍵證人小兔:助理自然知道錢做什麼 | 社會新聞 | 20240313 | match生活網

社會新聞

高虹安貪污案勘驗光碟 關鍵證人小兔:助理自然知道錢做什麼
中時新聞網     2024/03/13 12:35
新竹市長高虹安涉貪案,台北地方法院上周三開庭勘驗高的前助理陳奐宇、陳昱愷、王郁文的調查及偵訊光碟,今上午繼續勘驗前行政主任、「小兔」黃惠玟的光碟,其供詞對高虹安特別關鍵。

法官今勘驗20段有關黃惠玟的光碟,包括偵查中黃說零用金是要怎麼用,地方議員助理費是給助理,必須拿人頭來領,立法院不一樣,助理費用不會進入委員帳戶。

黃惠玟供稱,零用金的使用,或者是說大部分的現金,都在她這裡,「我不記得,真的太久了...。」她被偵查檢察官要求以證人身分作證還說「作證啊!我沒有領她薪水了!」

另一段,檢察官偵訊提問:「發獎金有時候會扣掉再回捐?」黃惠玟則回答,沒有單據,這是說立法院報的加班費,如果不是她們辦公室的人,要領據。立法院報加班費不用每個人簽名的。

偵查檢察官提問,「知道零用金的來源有誰?」黃回應,前助理王郁文、陳奐宇、陳昱愷都知道,要繳回來的人都知道,委員都有講。至於他們為什麼不會問錢要交去哪?知不知道繳回的錢要做什麼?黃說,辦公室的支出,沒有召集起來講,很自然的都知道,沒有人是高去談的。

黃惠玟也說,簽名的時候助理會仔細看自己的數字,但要退回來的時候不會表示意見,領那個錢就會有感,數字對他們來講無意義。他坦承,有助理有點不平衡,因為不能報加班。

偵查檢察官提問,是不是其他人對加班費都不清楚?黃回應,「妳如果要問得很清楚,大家都講不清楚,很模糊。」她另表示,「王郁文就說我有看,兔姐會用合理幫我報。」

黃惠玟更提及,如果可以不要捐她不會捐,但都已經講好了(沒有存在不捐的空間)。誰願意每天工作累到不行領少少的錢,其實她本來早就要走了。她另坦承,自己很直覺大家助理都應該知道回捐這件事。但她也不知道王郁文到底知不知道,只清楚她不知道背後代表什麼意思。

開庭結束後,高虹安委任律師陳建良表示,今天主要是進行第二次的勘驗程序,也順利完成程序,在勘驗結束之後我方也提出一份陳報狀,裡面有一些高虹安跟幾位共同被告,也就是其他辦公室助理有工作、加班的一些對話紀錄跟證明,來證明起訴所說的犯罪事實,所說的時間,其實他們都有加班的時數,其實都超過所申報的時數的相關證據,給法官參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