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新聞

張文隆觀點》葉毓蘭,妳是太魯閣號慘案的共犯!
新頭殼     2021/04/09 13:04
在所謂「2017年臺灣鐵路產業工會依法休假事件」中,有一則新聞令人印象深刻!

報載於2017年1月30日的自由時報:台鐵局一名不願具名的車長今天發表千字長文,指台鐵企業工會「跟資方攜手合作,打壓產業工會」,不顧產業工會的會員也同時都是企業工會的會員,「繳了保護費還要被打,這是什麼邏輯?」

這位車長指出,從祖父開始,一家三代都是台鐵人,也因此「好巧不巧,我的基層主管跟父親是多年同事;好巧不巧,該區最大的主管:運務段段長是父親同期的同學。」

因此,當這位車長參與台鐵產業工會的「依法休假」行動時,車長的主管「基於他們的『好意』」與『關心』,直接跳過我,聯絡了我的父親,說明了『局長第一個要清算我』、『參與活動會沒有工作』、『不來加班會記曠職停職調職考績丙等』。」

主管的言論讓這位車長家中「雞飛狗跳颳起風暴近乎支離破碎」,「我的父母因此整整兩日被嚇的食無滋味夜不能眠以淚洗面快要送進醫院,妹妹因為父母被嚇到影響身體健康,因此跟我撕破臉,妻子更是因為我不屈服形同決裂。而我因為承受不了父母給的壓力積勞成疾也進了醫院。」

車長最後說,感謝台鐵各級長官的「好意」,他會銘記在心,也祝福台鐵長官「在這樣摧毀一個可以好好過年的家庭後,還對得起自己的良心。」、「謝謝長官讓我跟家人在農曆春節就必須走一趟醫院,謝謝。」

另外,葉毓蘭的人生,也同樣令人眼睛為之一亮!

經查,葉毓蘭1958年2月27日生於宜蘭市。父親為宜蘭的福建漳州詔安移民後裔,老家在宜蘭市和睦路;母親為苗栗的廣東梅縣移民後裔。葉父自日治時期即在宜蘭擔任警察,葉母則在二二八事件之後,從台北到宜蘭,遇見葉父,結婚生子。葉毓蘭九歲時,父親將她過繼給一個同事為他送終,造成她從未離家卻成異姓的事實。她自稱:「誰能想到這個籍貫江西的葉毓蘭,根本是宜蘭的游家人。」

葉毓蘭自己也回憶說:

我的父親是警察,從日據時代起就在他的家鄉宜蘭擔任警察,而且很早就是巡佐,在結婚生子後,幾乎都是擔任派出所主管,而我們一家人也隨著父親的職務調動,住在宜蘭各地派出所的主管宿舍中。

和兄姊們最大的不同是:我出生在派出所裡。我在家中排行老么(第六),前面五個兄姊出生前,媽媽不是被老爸送回和睦路老家,就是送回苗栗外婆家待產,只有我,因為出生前夕大年初九天公生,剛好是父親轄區的大作醮,家家戶戶都辦流水席,也都邀請主管和主管娘光臨,「恁哪不來,我們就不開桌!」我那老實的客家母親信以為真,生怕誤了地方大事,那一天不知道跑了多少家,直到動了胎氣,在次日的清晨,我就由母親自行剪臍帶接生,生在派出所裡。

這段經歷其實也印證了當年的警民關係。當時的警察儼然就是社區領袖,就以我的出生地宜蘭縣警察局進士派出所為例,父親剛派任主管時,地名本是「壯二」,符合吳沙公率漳州人依移墾足跡命名的慣例:頭城、二城、三城、四城……壯一、壯二、壯三……可地方人士不知道為什麼覺得地名叫「壯二」很俗氣,想改個比較響亮的名字,而那時的農村社會,主管又算是少數的「知識分子」,有「喊水會結凍」的實力,所以就由父親主導,將地名改為「凱旋里」,也將派出所從「壯二」改名為「進士」。十幾年前五叔曾經帶我重回出生地,老派出所已經遷建,但是壯二新福宮還在,廟裡的耆老看到和先父長相酷似的五叔,聊起當年的主管,也聊起那個在大拜拜夜出生在派出所裡的小女兒,赫然發現就是面前的葉博士時,「難怪啊,主管會把派出所改名為進士,這在過去不就是中進士了嗎?」

這兩個故事有什麼共同點?那就是他們都出身自封建恩庇侍從體制。

「從祖父開始,一家三代都是台鐵人」、「好巧不巧,我的基層主管跟父親是多年同事」、「好巧不巧,該區最大的主管:運務段段長是父親同期的同學」。這話透露什麼玄機?對台鐵稍有了解的人都知道,這是個「名為公營」卻被「家族壟斷」的企業!

台鐵長期以來被家族化,才是真正病因所在!常常一個車站裡,多的是同一個姓氏「牽親引戚」任人唯私,甚至在西部幹線還會講特定族群的語言。

也就是說,台鐵長期被特定族群、特定家族把持,太多員工是透過恩庇侍從關係先進去,再由特考漂白。這也就是不管誰當交通部長,都無法解決的台鐵根本問題所在!即使民進黨已經兩度執政,不管是昔日扁政府,或者是今日的蔡政府,面對如此盤根錯節的恩庇侍從體制,也只能徒呼奈何!封建恩庇恃從體制的台鐵員工,如今披上現代工會的外衣,靠著寡佔甚至獨佔交通運輸,然後利用重大節日搞罷工,對全民予取予求,這讓台鐵要進行脫胎換骨的改革,根本就是不可能!

明明封建恩庇恃從體制是台鐵也是台灣向前進步的阻力,葉毓蘭卻老是站在改革的對立面,有意無意去鞏固封建恩庇恃從體制。這個經常腦袋不清的葉毓蘭,難道不是太魯閣號慘案的共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