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新聞

台鐵虧4000億、20年沒公司化怪罪勞工?賀陳旦:先做欠台鐵13年的事
風傳媒     2021/04/13 08:50

台鐵太魯閣號發生史上最嚴重意外,各界都認為「百年老店」台鐵面臨必須改革的時刻,也因此「台鐵公司化」討論最近又浮上檯面。不過其實台鐵公司化議題已討論將近20年,自交通部前部長毛治國到現任交通部長林佳龍,歷任部長都想改革台鐵,透過鬆綁僵化法規、舊有人事制度讓台鐵朝公司化、企業化進行,但至今卻沒有任何一任交通部長做到?原因到底出在哪裡?

回溯至國民黨時代的交通部長,曾提出「台鐵企業化」的交通部前部長葉匡時直指問題核心,首先當然是工會壓力。葉匡時說,在毛治國擔任交通部長任內也曾成立「台鐵體質改善小組」推動資產活化,但當時擔心台鐵內部反彈,所以只講企業化,不講「公司化」,而無法推動的主要原因想必是選票壓力,改革過程需要很多協調,改革的人必須基於公而非私,否則1年後台鐵仍然會原地踏步。

交通部前部長葉匡時(見圖)直指台鐵企業化問題核心為工會壓力。(資料照,盧逸峰攝)「若顧忌工會反彈不做,台鐵早晚窮途末路」

而交通部前部長陳建宇也認為,要讓台鐵浴火重生,唯一的方式就是公司化。陳建宇接受《風傳媒》訪問時表示,台鐵工會一直認為公司化後員工薪資會少,或隨時會被解僱,但其實公司化後可以引進企業界優秀人才來治理,老一輩的人可以接受教育訓練,如同中華電信、中華郵政一樣讓老人慢慢安心優退。而這些必須要由總統府、行政院強力支持才可以完成,「若顧忌工會反彈不做,台鐵早晚窮途末路」。

前任交通部長認為台鐵難以公司化,眼前第一個絆腳石就是「勞工權益」,不過這並不是不能解決。交通部前部長賀陳旦接受《風傳媒》訪問時指出,交通部有許多前例可循,例如中華郵政、桃園機場、港務公司等單位,在公司化過程中都給予勞工足夠保障,且前年台鐵與工會簽訂團體協約,對勞動權益有相當保障,是有方式可以解決的。

交通部前部長陳建宇認為,若顧忌工會反彈不做,台鐵早晚窮途末路。圖為台鐵產業工會在交通部前抗議。(資料照,陳明仁攝)

而一些地方型民代,長期要求台鐵設站服務當地居民,若台鐵公司化後將減少偏鄉服務,也是台鐵公司化的阻力之一。賀陳旦認為,「不能要求台鐵服務只能增加不能減少」,事實上隨著高鐵發達,台鐵許多城際列車需要性開始降低。賀陳旦建議,台鐵票證電子化,可以利用大數據來理解乘客行為,並納入地方民代等人共同討論,把一些小站廢除,而不能廢除的由政府進行補貼減輕台鐵負擔。

賀陳旦:不能因虧損嚴重就不談企業化轉型

而台鐵虧損4000多億也是公司化難關之一。賀陳旦認為,很多國營事業都屬於福利性質,處於虧損狀態。但眼前若要讓台鐵虧損一次結清,不是政府出面概括承受,就是一部分虧損轉移給願意營運的人承擔,不能因為虧損嚴重,就不談企業化轉型,且很多國家鐵路企業化都同樣歷經過這種陣痛期。

賀陳旦認為,在台鐵公司化以前,「有一件事政府一直欠台鐵,就是調漲台鐵票價,必須先做」。賀陳旦說,台鐵票價25年沒有調整,2008年政府曾經同意台鐵調整票價,但遇到金融風暴,結果一停就是13年。現在隨著高鐵發達以後,台鐵仍然繼續空跑一些城際列車,或是電聯車搭配高鐵多停了很多站,這些都應該讓台鐵依照現實狀況調整費率與票價,且現在有電子票證數據當基礎,可以更透明分析並討論,這部分若先做,可以當成是台鐵公司化的基礎。

交通部前部長賀陳旦認為,在台鐵公司化以前,有一件事政府一直欠台鐵,就是調漲台鐵票價必須先做。示意圖。(資料照,廖羿雯攝)「台鐵一開門就虧錢,1年虧損25億元左右」

「台鐵一開門就虧錢,1年虧損25億元左右」,陳建宇建議,台鐵若要整頓財務可以另闢財源,例如台鐵有許多閒置土地分散在全國,若公司化就可以引進外部企業人才將土地加以活用,例如像台北車站BOT招標、火車站設定地上權等,債務就可以逐漸減輕,這些都是傳統台鐵會計人員無法做到的事。

而這次台鐵太魯閣號發生史上最嚴重意外,許多人直指可以避免意外的「軌道與邊坡預警系統」安裝太緩慢。賀陳旦認為,除此之外,台鐵經過工區時也應該減速慢行。他說,人們開高速公路經過工區時,都會被提醒要減速,但台鐵長期在社會期待準點、不得改班表等情況下,不敢以安全為由主張經過工區時要減速,導致太魯閣號經過不只1個工區,但也不得減速。整個社會不願意配合台鐵專業判斷,在缺乏安全意識下,台鐵長期被需索,幾乎不敢有太大的主張。

交通部前部長陳建宇建議,台鐵若要整頓財務可以另闢財源,例如台北車站BOT招標。圖為雙子星大樓建築模型圖。(資料照,盧逸峰攝)

賀陳旦認為,未來若設置影像預警系統,若有一個動物、雲經過,都會讓影像誤判,若長期仰賴影像作為安全巡視角色,有點太過理想化。

陳建宇:台鐵「運工機電」4部門不協調是意外原因之一

陳建宇也認為,台鐵「運工機電」4大部門不協調是釀成意外的原因之一,平常標準的SOP都有,但是都沒有人真正遵守,例如在高鐵、捷運系統裡,無論是廠商或員工進入工地,都有很重要的登錄程序,但台鐵都沒人在管理,誰進入都可以,作業程序都不見了,這樣的工地文化能不出事嗎?

不過,賀陳旦也替台鐵說話,「台鐵是最被干預、可憐的單位」。自從省政府時代開始,民意機關、地方首長都把台鐵當成「照顧民意所需」的機關,大小工程、運務承攬、哪個站要不要停等,都是民意代表關心的重點,而建設單位要求台鐵立體化、截彎取直、電氣化等什麼都要台鐵配合,卻不尊重營運者台鐵,也不過問台鐵該如何維護,導致台鐵必須不斷配合,背負許多政策壓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