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新聞

管仁健觀點》郁慕明憑什麼禁止新黨「反共」?
新頭殼     2021/04/20 20:03
本魯學生時代的英文課本裡,有句英語俚語叫做「storm in a teacup」(茶杯裡的風暴)。當然,茶杯裡怎麼可能會刮颳風或下雷雨?其實這句俚語的原意是「大驚小怪」,也就是要大家不必小題大作。

但在中文裡,卻出現一句字面上很類似的形容詞「茶壺裡的風暴」,但與英文卻完全不同。「茶壺裡的風暴」是指某些團體外表一片祥和,其實卻內鬥嚴重,就像燒熱水的茶壺,外人完全看不出裡面其實已經沸騰。

很多名嘴都喜歡消遣國民黨是「內鬥內行,外鬥外行」,但國民黨講究虛浮的門面,內鬥,終究還有點「朝儀」。比起那個跟統促黨「同個大老闆,不同破招牌」的中國新黨,那真的不叫「茶壺裡的風暴」,而是有人要「對著茶壺裡大便」。

2021年4月19日《新頭殼》報導〈新黨泡沫化還鬧分裂 郁慕明重大聲明:退回榮譽主席但「不退黨」〉:

「在2020選舉中政黨得票僅14.7萬票、得票比例僅1%,已經泡沫化還傳出黨內路線分裂的新黨,今由統派的前黨主席郁慕明與全委會委員王炳忠等人召開記者會指出,……

郁慕明發出公開聲明指控,吳成典接任新黨黨主席後變了,開始接納『反共份子』及台獨人士,背棄新黨的理念和靈魂,讓他對新黨的榮譽黨主席頭銜引以為恥。……

郁慕明說明,新黨已經在變質,新黨內分為理念派與選舉派,他個人是理念派,但這段時間新黨的『統』已經沒了,因為新黨內有一堆台獨、『反共人士』,不再堅持新黨理念,只為了選票就去追隨獨的立場,讓新黨面臨存亡之際。……」

新黨前主席郁慕明日前(中)召開記者會。 圖:張良一/攝


新黨前主席郁慕明日前(中)召開記者會。 圖:張良一/攝

郁慕明為何這麼討厭潘懷宗?
郁慕明要不要退黨?坦白說已不重要。1993年新黨剛成立時,第二屆立委有陳癸淼、趙少康、李慶華、郁慕明、王建煊、周荃、謝啟大7位,再加上帶槍投靠社民黨朱高正,真的是氣勢如虹,就像黨歌所說的「大地一聲雷」。

1995年12月,新黨第一次參與立委選舉就奪得21席,等於勢力擴大3倍,成為當時國會中的關鍵少數。二月政改時與民進黨結盟,害得國民黨差點保不住立法院長。但隨後新黨就不斷內鬥,開除朱高正、逼走周荃、提名李敖參選總統……新黨席次逐年銳減,到今天幾乎完全泡沫化。

2020年初的立委大選,新黨在不分區中僅獲得147,373票,占總票數的1.04%,不但創史上新低,還因無法跨越3%的門檻,失去一年2500萬元的政黨補助款。連任已18年的郁慕明終於下台,也促成了黨內檢討路線的契機。

原先郁慕明找吳成典來接班,是想垂簾聽政,延續新黨多年來的舔中路線。不料吳成典成了「新黨李登輝」,認為必須爭取選民支持,產生更多民代席次,新黨才能重新壯大,簡單說就是「正藍而不紅」的「選舉派」。

吳成典不但是將秘書長一職,交給在媒體上有高知名度,連任多屆台北市議員,票多到能再分一席給侯漢廷的潘懷宗;連副秘書長一職,也交給潘懷宗的辦公室主任陳玉臺,為新黨的「回歸選舉」跨出第一步。

新黨如今在台北市議會的兩席議員,都是出自本魯所住的北投。要走議會路線,就必須讓李慶元歸隊,湊成市議會黨團的3人最低門檻。但這麼一來就觸怒了郁慕明,加上潘懷宗剛上任受訪時就表示,新黨應繼續「反共」,讓郁慕明舊恨加新仇一起爆發,

郁慕明為什麼只准自己「反共」?
2021年1月26日,潘懷宗因涉嫌以人頭詐領助理費,遭士林地檢署搜索約談並聲押禁見,認罪後由士林地院以200萬元交保,才得以離開看守所回家過年。

民代用公費的助理薪資來支應紅白帖,這個潛規則是政壇不分藍綠黃白的「共業」。以潘懷宗在媒體上的「招財力」,也不太可能貪這300萬元的零頭,顯然這個「檢舉」是來自黨內。

報載這則貪汙案的關鍵人物辦公室主任陳玉臺,還在新黨內部群組中,公開點名郁慕明等人,不該借外力毀掉黨內同志,逼得郁慕明等人也拍攝影片自清。

當然,新黨已淪落到選票僅剩1%,還要怎麼內鬥,鄉民們真的不用操心。但郁慕明指控新黨現在「接納『反共份子』及台獨人士,背棄新黨的理念和靈魂,讓他對新黨的榮譽黨主席頭銜引以為恥。」這理由就太瞎了。

1993成立的新黨,前身是蔣經國惡貫滿盈後,由國民黨「少壯派」趙少康這些高級外省人領導成立的「新國民黨連線」,核心理念不就是「反共反台獨」?至於「新國民黨連線」的核心成員,包括郁慕明自己在內,不也都是「全美中國同學反共愛國聯盟」的成員嗎?

1971年12月29日《聯合報》3版報導〈全美中國同學 反共愛國聯盟 昨正式成立 團結學生學人 督促支持政府 推翻共匪暴政〉:

「『全美中國同學反共愛國聯盟』,昨天經過參加全美反共愛國會議的代表熱烈討論後,由大會通過,宣佈正式成立。 參加這次會議的551個旅美學人和學生代表,都是這個聯盟的創始會員。

這個聯盟在會章上載明:全美中國同學反共愛國聯盟是學術性、政治性和社會性的團體,目的在團結旅美中國同學、學人,增強反共、愛國力量,督促並支持中華民國政府,推翻共匪政權,……

全美聯盟的理事,先在會議裡選出,美東區有五人,美西、美南和美中三區分別有四人。名單是:美西區:王開基(聖荷西大學)、顧衍時(聖荷西大學)、郁慕明(加州大學醫學院)、孫英善(加州大學金山校區)……」

新黨今後不准再講「反共」了嗎?
郁慕明這樣的高級外省人,自己可以發起「全美中國同學反共愛國聯盟」來反共,卻不准老芋仔之子潘懷宗反共,台灣有這麼荒唐的事嗎?

1994年新黨成立時,郁慕明為了跟李登輝搶「反共」的眷村鐵票,是強調新黨比李登輝把持的國民黨更反共。

1994年11月13日《民生報》18版報導〈失敗主義帽子 新黨不戴 郁慕明、趙少康 駁李言〉:

「針對執政黨主席李登輝總統昨天上午批判新黨為失敗主義者一事,新黨重要成員反應十分激烈,立委郁慕明表示,身兼國民黨主席的李總統就任以來,一直不敢以中華民國的國號進入聯合國,才是真正的失敗主義者。……

此外,新黨台北市長候選人趙少康表示,新黨堅持『反共』立場、保衛中華民國,使中共沒有藉口也不敢以武力犯台,是最積極的作法,李登輝不應該把失敗主義的帽子扣在新黨的頭上。……」

1995年1月1日《聯合報》3版也報導〈這一年 新黨全方位規劃 柔性政黨 以戰養戰〉:

「在政黨理念方面,去年台北市長選戰中,有人質疑趙少康的意識形態過於鮮明。但新黨內部認為,這屬於趙少康的競選策略。新黨全國競選及發展委員會召集人王建煊即表示,實際上新黨不只反台獨,而且也『反急統、反共產』,這是新黨的既定理念;未來新黨在宣傳上,會『三反』一起強調,而且要講的更清楚,如此就不致為有心人抹黑。」

「反共」不就是新黨創黨時「三反」的理念之一嗎?現在是怎樣?只准你們高級外省人在掌權時講「反共」,等老芋仔的小孩當上秘書長,就不准再講「反共」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