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新聞

血清抗體疫調壓制alpha疫情?詹長權讚「彰化經驗」值得亞太參考
風傳媒     2021/08/23 08:30

彰化先前率先採用血清抗體檢驗進行疫調,台大公衛學院院長詹長權認為,其控制alpha病毒流行的效果卓著,也為彰化乃至全國都奠下了深厚的科學基礎,更值得亞太地區觀摩參考。

詹長權在臉書發文指出,彰化縣衛生局2020年是全國第一個採用血清抗體檢驗方式進行疫情調查的,發現當時彰化縣新冠肺炎的高風險高暴露族群,包含確診的接觸者、檢疫隔離者、醫護人類,抗體陽性僅有萬分之8,以實際資料直接證明當時彰化縣的新冠肺炎無症狀的感染率不高,武漢原始病株在彰化縣社區傳播的風險不高。1年半之後的彰化縣衛生局再度啟動精準的血清抗體疫情調查,針對19日發現的越南籍移工確診本土個案的傳播鏈做迅速,進行詳實的科學疫調,快速釐清傳播的可能方向和範圍。

彰化縣衛生局的核酸和血清抗體疫情調查顯示,該名確診者19日 PCR篩檢Ct值為34.53,血清抗體快篩檢驗IgM陰性、IgG陽性,血清總量抗體(total antibody)檢驗Anti-N247.4陽性(>1),Anti-S 182.4陽性(>0.)定量IgG抗體檢驗Anti-S IgG值則達1161.6陽性 (>50)(Abbott)。據此研判為本土感染個案可能是於5至6月間感染,但感染源可能是該縣同住者、職場,抑或台北社交圈?

詹長權指出,衛生局長葉彥伯進一步分析,這是傳播鏈的指標個案是一個越南籍的20多歲的女性移工,因為轉換雇主PCR採檢然後陽性被發現的個案,她轉換工作的採檢日是在8月19日,Ct值在34.53,算很高,代表病毒量少。Ct值很高不一定就是感染很久,有一些新的個案Ct值也會維持在30上下,要靠精準疫情調查才能釐清。

詹長權指出,該名移工在2018年就已入境台灣,到2021年4月15日之前都在台中的一間工廠工作,結束當天工作之後才搬來彰化,來彰化後跟她同住的,大致包含媽媽、哥哥、阿姨、表姐還有哥哥的朋友跟阿姨的朋友,共6人,都是越南籍。這6個人都是越南籍其中一個是越南籍的配偶其他都是移工。而移工4月15日到8月19日當中有從事一些兼職工作,在不同職場打零工直到8月19日有個固定工作之後,因轉換仲介公司來做採檢才被發現確診。其間,該名移工的生活除了接觸同住者外,5至6月間也去過台北,最近的14天裡面有7月24日、25日也在北部的萬華、板橋。

詹長權說明,潛在傳播鏈有1個朋友圈,1個是北部的社交朋友圈,再來是兼職工作職場所。他認為,因為工作場所不只有一處,需要擴大疫調才能釐清,目前有1個職場已經掌握,另外其他還在調查當中。該名移工同住的人裡每個人都是有工作,因此疫調也有針對他們的社交跟職場的接觸者進行釐清。該個案是8月19被發現陽性,詹長權表示,現在要知道的是被感染的日期是在4月15日到現在這段時間或是更早,這必須依靠血清抗體的檢測。

此外,詹長權表示,指標個案被安排住院之後就做了多種血清抗體的檢測,第1種是中央核定的快篩試劑,檢驗出來的結果是IgG陽性、IgM陰性,而IgM代表是比較近的感染,新冠肺炎感染後IgM差不多2個月之後就比較看不見。IgG代表感染後比較長效型的、比較慢出現的抗體。IgM陰性、IgG陽性的檢驗結果大概說明了指標個案有可能是2個月之前被感染。另一項則是彰化縣做的定量抗體檢驗,檢測個案的Anti-N、Anti-S的總抗體,通常這個檢驗結果越高,表示當初感染時的免疫反應越強,看起來這一個指標個案的Anti-S只有182,但是Anti-N是247算蠻強的。如果是打疫苗引起的話Anti-S會高,但Anti-N不會高,因此指標個案的抗體反應不是打疫苗引起的。

詹長權說明,該名確診移工的IgG陽性檢測的有定量,按照這家公司的試劑看起來抗體量算高,基本上可以確定她應該是比較久之前感染的。若照IgM會在2個月消失的情況來看,她應該最可能是在5至6月間感染,但也不能排除更早或者更晚的感染時間,因為抗體的反應跟時間性的關係有時候他不是那麼一刀兩斷。綜合研判後,詹長權認為,確診移工是受到一個本土感染的個案,感染發生日期最可能是在5、6月,因為那個時候剛好是台灣本土疫情的高峰。

至於感染為何?詹長權表示目前正朝幾個方向調查,因為是5、6月間的感染事件,時間已經隔很久了,理論上PCR要再驗出傳播鏈上的接觸者陽性的機會不高,此時就要靠血清抗體的檢測來釐清。而彰化衛生局在目前要匡列的同住者、同住者的職場朋友,以及確診移工工作的職場、台北朋友圈、一些越南籍的朋友圈,通通要做接觸者的匡列、驗PCR和血清抗體。衛生局21日發佈的檢驗結果發現,在接觸者119人血清抗體的檢驗結果都是陰性。

詹長權認為,此次血清抗體疫調結果再度證明,根據實測的抗體資料可以證實彰化縣的alpha病毒新冠肺炎疫情仍然控制得不錯,彰化縣的社區傳播鏈也仍然控制在家庭和職場的交互傳播之內,至於感染源的源頭也大致可以追溯到台灣這一波起源於北部地區的alpha群聚感染。

除了彰化縣,詹長權指出,全國各縣市和中央疫情指揮中心在這一波alpha病毒的流行期間也紛紛採用血清抗體檢驗來輔助疫情調查,釐清許多起社區感染的路徑,並及時壓抑社區感染的擴散。彰化縣衛生局2021年超前部署的「血清抗體疫調」為彰化縣,也為國家的防疫奠定了深厚的科學防疫基礎,對現階段成功壓制alpha疫情有不可磨滅的貢獻。

對於彰化縣衛生醫療體系的專業和努力,詹長權給予肯定,並表示在2020年所謂「血清抗體事件」無情無理的打擊後,公共衛生人員仍然秉持公共衛生專業精神、奉公守法持續認真防疫的積極態度,為守護人民健康、社會安全的努力從未懈怠遲延,實在令人敬佩,更是COVID-19韌性政府的典範。彰化模式也是「韌性社會再造委員會」在探討世界各地民主國家的地方政府,因應疫情時所展現的治理能力的關注焦點,彰化經驗可以是亞太地區地方政府面對傳染病大流行挑戰時強化公衛治理的重要參考。

看更多【新冠肺炎疫情】最新報導:https://bit.ly/3aAQ9d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