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新聞

條子鴿挨轟後急稱「沒影射謝長廷關說」 律師:誹謗犯行明確
鏡週刊     2021/09/08 13:38
酈姓退休警(左)聲稱自己沒有影射謝長廷(右)關說。(翻攝台東縣警察局臉書/本刊資料照)

酈姓退休員警現任新黨台北市議員侯漢廷的辦公室副主任,經常以筆名「條子鴿」出書發文,日前他在臉書分享,自己曾因為開了某行政院長兒子的紅燈罰單而遭記申誡,文末還意有所指的提到「遠在日本的謝先生」,被認為指的正是曾擔任閣揆的駐日代表謝長廷以及其養子張維洲(原名謝維洲)。然而條子鴿所述之內容被抓包有諸多疑點,包含時間點兜不攏等等,遭質疑根本是在造謠。對此,條子鴿po文澄清,聲稱「完全沒有影射遠在日本的謝先生」,反過還要求謝長廷不要拿他來炒作。律師黃帝穎痛批,若這不是造謠,什麼才是造謠,更翻出對於誹謗罪的成立條件,直指條子鴿的犯行明確,如今還發文否認,更顯心虛、毫無悔意。

條子鴿4日po文,寫到自己擔任警察時開罰單的往事,條子鴿表示,自己當年開了一名年輕男子闖紅燈的罰單,反遭嗆「你到底知不知道我爸是誰?」事後還被副分局長責備:「你不知道他爸是行政院院長啊?你還開他罰單?」隔天他就被以態度不佳的理由被記了2支申誡。條子鴿文末更直接寫道「不知遠在日本的謝先生,是否收到我深深地思念。」

只不過條子鴿的故事被發現有不少疑點,有人發現,條子鴿從未當過國道警察,任職警界的時間點也與謝長廷擔任行政院長的時間不符,況且申誡獎懲都有既定流程,不可能隔天送到。謝長廷指出,雖然他現在已和張維洲終止收養關係,但若條子鴿能拿出證據,證明當初是他施壓害他被記申誡,他願意向條子鴿下跪道歉。

在故事真實性引發質疑後,條子鴿昨(7日)終於打破沉默回應,強調自己只是分享過去的經歷,沒想到被有心人士拿來作文章,強調自己沒有政治傾向,該則發文也沒有影射遠在日本的謝先生有進行關說,「上篇文章中完全沒有影射遠在日本的謝先生有進行關說,提告是謝先生的權利,我尊重也問心無愧,我只是寫出了當初我所遭遇的事情。」更喊話「請不要再利用我來炒作您的政治相關活動」。

條子鴿引發質疑後po文澄清,聲稱自己沒有影射謝長廷關說。(翻攝自條子鴿臉書)

條子鴿的回應還附上了一篇獎懲紀錄的照片,但照片中的申誡紀錄為「0」,再度掀起討論,難道連記申誡都是編造的?律師黃帝穎指出,條子鴿始終說不清楚指控哪一位院長,更從未舉證以實其說,「連自稱被申誡都是編造?」痛批這不是造謠,什麼才是造謠。

黃帝穎指出,「實務上,誹謗罪成立,不以行為人對被害人指名道姓為必要,對象為特定或可得特定之人,仍構成誹謗」,依照條子鴿發文的內容,先提到了「行政院長的兒子」,又說「遠在日本的謝先生」,他認為已經符合了法律上的「可得特定」,直指條子鴿「造謠誹謗,犯行明確!」條子鴿的澄清文反而讓他更顯得心虛,犯後毫無悔意。

黃帝穎表示,現在台灣防疫當頭,哪類人會造謠生事?謝長廷促成日本疫苗4度挺台,是否因此成了假訊息攻擊的目標。

更多鏡週刊報導
稱張維洲「領養的那位」挨轟 葉毓蘭道歉自揭身世:我也是養女
條子鴿反擊「沒影射日本謝先生關說」 網不買單揪1疑點:沒LP承擔
怒轟條子鴿「連哭泣都是謊言」 黃大米後悔幫忙推薦書:讓我退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