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新聞

台灣前途未來? 游盈隆:忘不了那一夜與李應元在北卡的爭辯
新頭殼     2021/11/14 17:13
台灣民意基金會董事長游盈隆與李應元相知相惜35年又3個月,得知李應元病逝,宛如晴天霹靂,哀痛不能自已。他回憶起在北卡羅萊納大學針對台灣前途,是應該先民主還是先獨立,他們有一場爭辯,後來寫下「台灣民主與獨立一夕談」,共同署名,他署名「林耿淵」,我署名「游思遠」,發表在台灣學生運動刊物。那一夜之後,我們成為摯友,一直到他過世為止。

游盈隆在臉書發文表示,他和應元兄相知相惜35年又3個月,李應元是民進黨內少數他推崇的政治人物,他應該是很有資格寫追悼文的人。但因心情很亂,只能就記憶所及胡亂寫一點。

游盈隆指出,1986年他去美國留學,攻讀政治學博士學位。8月13日下午,他和老婆從紐約市拉瓜地亞機場(LaGuardia Airport)飛抵北卡羅萊納州RDU(Raleigh-Durham Airport),下飛機時,迎接他們的就是臉上堆滿笑容、親切、陽光的李應元兄,那是他一生中最難忘的時刻之一。

游盈隆回憶,「當晚,我們借住他家,之後叨擾了好幾天,直到我們找到住處Kingswood Apartment為止。一切的緣分就是從北卡機場接機相逢那一刻起」。

「初到北卡羅萊納大學教堂山分校(UNC-CH),就略有所聞這個大學是美國台灣獨立運動的重鎮,沒想到的是,來接我的人竟是搞台灣學生運動已經很有名氣的李應元。還未開學時,我們兩家常聚會,應元兄嫂黃月桂教授是公認的大姊大,人很漂亮又Nice,很照顧新生,又會做菜,最拿手的是米粉炒和油飯,她爽朗,愛笑,有她在,總是笑聲不斷。」

他提到,「有一個夜晚,該來的總是要來,我們終於談到有關台灣民主與獨立的問題。那正是戒嚴後期,島內風起雲湧,黨外人士準備組黨,衝決網羅的時刻。應元兄主張「先獨立,後民主」,我主張「先民主,後獨立」,爭辯一整夜後,寫下「台灣民主與獨立一夕談」,共同署名,他署名「林耿淵」,我署名「游思遠」,發表在台灣學生運動刊物。那一夜之後,我們成為摯友,一直到他過世的今天」。

游盈隆說,1991年6月他完成博士學位,舉家返台,回東吳大學政治系任教。1991年秋天,我平生第一次上街頭抗爭,就是為了李應元和郭倍宏兄,抗議海外黑名單。當時他年輕氣盛,帶著政治系一年級新生到行政院門口上「大一政治學」,讓學生親眼目睹群眾靜坐抗議黑名單,鎮暴警察取締,台灣現實政治場景。當年那一班學生有很多後來都走上政治路,現在比較出名的是立法委員張宏陸。

游表示,1992年李應元出獄,接下來就邁開大步走他的政治路。李同時也是台獨聯盟重要成員、一台一中行動聯盟總幹事、制憲運動會議秘書長等等,他比較資淺,就掛名副總幹事或副秘書長,挺兄弟的意思,但他從未加入台獨聯盟。1995年李應元在台北縣選上立委,1997年蘇貞昌競選台北縣長執行總幹事、1998年立委連任,此後,政治路上一路順風,出任扁政府游錫堃、謝長廷、蘇貞昌內閣的重要成員,很討人喜歡。

他說,2002年李應元代表民進黨選台北市長,坦白講,跟他有一點關係。當年,承蒙謝長廷主席看重,要他以中央黨部副秘書長身份兼台北市勝選小組召集人,他曾提出「2002台北市將是兩個哈佛人的競爭」,引起黨內一陣譁然和揣測,因為沈富雄、羅文嘉等黨內精英都心動過。當時台北市長是哈佛人馬英九,那另一位民進黨人是誰?

其實,他講的就是李應元。因為李應元夫婦是從哈佛轉學到北卡羅萊那大學,而北卡的公共衛生學院是全美名列前茅的,不比哈佛差多少,但學雜費與生活費相對較不昂貴,簡直就是物超所值。所以,李應元也是道道地地的哈佛人。沒想到,後來「黨政同步」繼任黨主席的陳水扁總統真的就徵召李參選台北市長。或許就是英雄所見略同吧!

還有一件事情可以看出他和李應元關係之密切。2003年六月底,距離花蓮縣長補選只剩一個月左右,他隱隱約約感覺到,民進黨花蓮縣長候選人如果找不到合適人選,最後一定又會回來找他,雖然他早在五月第一時間就跟黨秘書長張俊雄報告,他完全沒有參選意願。所以,六月下旬他帶著家人離開台北,關掉一切聯絡方式,悄悄地回到家鄉。

果然,沒多久,民進黨中央在覓才一波三折後,陳水扁總統下令要第三度緊急徵召我,但全黨怎麼找都找不到我。最後阿扁總統去找李應元兄,而只有他有我太太的行動電話號碼,真是百密一疏。

「那一天,我們一家在七星潭海邊沙灘上,電話鈴聲響起那一刻,聽到應元兄的聲音,他就像天使一樣,我知道我逃不了命運的安排。我們兩個先後,一個奉命選台北市長,一個奉命選花蓮縣長,都是為了台灣,為了理想,為了黨,不顧家庭,不顧自己,我們心都太軟了,太傻了,選舉過了,有誰感謝我們嗎?有誰還記得這些事嗎?如果有,大概也不多。但我們不會在意這些事,不是嗎?Hannigo,應元兄…」但英雄已逝,後繼有人嗎?
台灣民意基金會董事長游盈隆   取自游盈隆臉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