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新聞

楊宏基觀點》再讀《笑傲江湖》 他竟有左冷禪、岳不羣、任我行的影子…
新頭殼     2021/11/22 12:24
近日重讀金庸《笑傲江湖》。

《笑傲江湖》其實是蠻「寫實」的一部小說,不是真有其人,而是多有其事,就如同1992年徐克監製、程小東導演改編搬上大銀幕的《笑傲江湖Ⅱ東方不敗》,劇中台詞:「有人就有恩怨,有恩怨就有江湖。人就是江湖。」江湖不是什麼正義貫徹的群體,多的是勾心鬥角、利益結合;創作《笑傲江湖》主題曲「滄海一聲笑」的黃霑,另一首「人間道」歌詞裡的這一句「妖與魔都說自己好」,更是寫實地將「江湖」用幾個字眉批註解出來。

幾年前大選時政治人物紛紛引用和自比為金庸筆下人物,例如副總統賴清德,用過《倚天屠龍記》張無忌九陽真經裡的「他自狠來他自惡,我自一口真氣足」和《神鵰俠侶》楊過的:「今番良晤,豪興不淺,他日江湖相逢,再當杯酒言歡,咱們就此別過。」前總統馬英九曾自比是《射鵰英雄傳》的郭靖,自認擁有個性憨厚、始終如一的特質。至於前高雄市長韓國瑜則是自稱「愛喝酒、愛交朋友」是《笑傲江湖》的令狐沖。個個搶佔「男一」寶座。

政治人物愛自比攀附,當然也就有人會找出反差批評,最常用到的該是《笑傲江湖》裡華山掌門岳不羣,滿口仁義道德,事實卻是虛偽狡詐、陰險狠毒。重視自己的名聲,但是心中又有極大的貪念,不願意做得太明顯,因此極度虛偽,說很多漂亮話,來掩飾自己的意圖。

但是,只用一個特定人物的角色性格去描述一個人,其實不容易也不公平,畢竟「人就是江湖」,多半是默默無聞的角色,或者是龍套串場的人物。端得上檯面的,或許是幾個人的片面組合起來的。比方近日某政黨重要人物,其實應該是《笑傲江湖》裡任我行、左冷禪、岳不羣的綜合體,不是說他壞得徹底,而是在這個人身上約略可以找到左、岳、任三人的影子。

左冷禪,嵩山派掌門兼五嶽劍派盟主,有個一統江湖、稱霸武林,路人皆知的「陽謀」三部曲,先是統一五嶽劍派,與少林、武當互爭雄長;二部曲則是壓下少林、武當,成為「正教」領袖;最後則是滅掉所稱的「邪教」,當天下武林的霸主,成就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江湖偉業。左冷禪其實也是心思縝密、極富謀略,運用滲透、收買等方式想要一償宿願,但敗在識人不明、操之過急、用錯方法,最後把處心積慮打下的半片江山「輸」給了岳不羣。而這位政治人物,從踏入政壇開始,也展現出接班人氣勢與企圖,「按部就班」地當立委、縣長、市長,也在中央歷練過,2014所屬政黨大敗,這位政治人物攀上高峰成了掌門;雖然長於內鬥,卻犯了左冷禪所有的錯,最後落得一場空。

岳不羣在小說裡的人格特性就如同前述,但這位某政黨重要人物沒有把寶貝女兒嫁給「辟邪劍譜」少主,也沒有為練辟邪劍法揮刀自宮;但明明就想搶奪大位,卻還要口是心非,讓旁人上了場出了頭,再弄個「臨時會」把人換下來自己上,幾近《笑傲江湖》嵩山封禪台上五嶽併派的戲碼。

《笑傲江湖》裡的大反派角色任我行,靠著忠心下屬向問天誆騙令孤沖李代桃僵,逃出「江南四友」看管的西湖梅莊湖底;再由下屬、女兒和不太搞清楚狀況的令狐沖幫忙,「重返」黑木崖執掌日月神教。人物性格上冷酷、偏激、殘忍、自大狂妄、專橫驕傲,但多次以「吸星大法」練功秘技及女兒情感,威迫、利誘令孤沖加入日月神教,顯示其擁有類似政治家的精明眼光與手腕。但這位政治人物心不夠黑,也沒有搞不清楚的強手幫忙,說他身上有任我行的影子,大概就只有學了半套不到的「吸星大法」。

熟讀金庸武俠的人大概都有個概念,「吸星大法」是從《天龍八部》「逍遙派」的北冥神功轉化而來,將別人的內力吸收,化成自己的內力;可能日久殘篇,到任我行手上已是不全而有缺陷,再讓令狐沖誤打誤撞習得「妖法」。而這位政治人物讀小說可能就字面意義,只想吸取別人的內力為已所用,完全沒想過好好紥實練功,所以先是硬要一個爭議家族應戰,再開巧門讓一個話題人物重返;只看到這些人可能可以讓他不必費力出招,但卻沒想過這些人可能帶來的問題。

金庸在寫「吸星大法」時,說有兩大難處和一個缺陷。難處一是「是要散去全身內力,使得丹田中一無所有,只要散得不盡,或行錯了穴道,立時便會走火入魔。輕則全身癱瘓,從此成了廢人,重則經脈逆轉,七孔流血而亡。」難處二為「散功之後,又須吸取旁人的真氣,貯入自己丹田,再依法驅入奇經八脈以供己用。這一步本來也十分艱難,自己內力已然散盡,再要吸取旁人真氣,豈不是以卵擊石,徒然送命?」這位政治人物想來沒有讀到這段;他所處的政黨有從「0」重新反省檢討嗎?不是捧著幾個人當寶嗎?既無法使「丹田中一無所有」,怎麼可能能吸到別人的內力?或者學到別人的長處?

「吸星大法」的缺陷在於「初時修練時不會覺,其後禍患卻慢慢顯露出來。如果修練後不理會它,終有一日會得毒火焚身。那些吸取而來的他人功力,會突然反噬,吸來的功力愈多,反撲之力愈大。」正如這個政治人物現在的做法,利用爭議家族參選、讓話題人物回鍋,他們的確有他們的實力,但也有他們的問題;以即將來到的那場選舉為例,如果贏了,是你調度有功?還是他們有實力?無論如何,你欠他們一個大人情,他們坐大了,對你而言沒有好處;如果輸了,唯一的原因會是你調度失當!他們一樣會向你索要人情。「吸來的功力愈多,反撲之力愈大」。

戲劇、小說的結局當然邪不勝正,無論是陽謀的巧取豪奪或是陰謀的奸巧算計,最後都沒什麼好下場,如此方能大快人心。但現實是不是如此?或許只能不斷地「且聽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