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仁健觀點》馬英九為何要「背刺」侯友宜? | 政治新聞 | 20220609 | match生活網

政治新聞

管仁健觀點》馬英九為何要「背刺」侯友宜?
新頭殼     2022/06/09 22:43
「背刺」就是有人在背後用刀捅你,一個藍營參選人在與競選團隊開會時,痛罵馬英九是「老番顛」「豬隊友」,為何這時還要不顧大局,堅持「背刺」侯友宜?

侯友宜是目前藍營裡民調最高者,就跟當年的馬英九或韓國瑜一樣,已經是選舉時的領頭羊了。藍營的人無論原本喜不喜歡他來領頭,現階段都不能「背刺」那隻領頭羊,否則就是大家一起死。去年公投時意氣風發的「戰鬥藍」名嘴,現在誰還敢對侯友宜說三道四?因為那就是大局,誰都必須要「顧」。

上個月「郭彥均事件」剛發生時,蘇貞昌的「律師魂」發作,一發現對方陣營的人說話有漏洞,就急著「衝衝衝」,揚言最高罰款300萬。但蘇貞昌這句話說得太沒溫度,贏賭還要贏話,大家聽了不爽,引發輿論反彈。

由於疫情升溫,後來陸續也有一些小孩死亡;雖然到底要死了多少小孩才算「這麼多」?大家看法不同,但終究「死者為大」,蘇貞昌的話鄉民一聽到,就直覺那是幹話。因此這時風向是在藍營這邊,上從主席到立委,下到各位參選人與名嘴,都喊著「很多小孩走了」,綠營被打得節節敗退。

無奈幾天後風向就變了,因為第1個染疫去世的兒童,新北市的2歲恩恩,4月14日染疫前,父母都已確診,依法不能外出送醫,但打119電話過了181分鐘,卻等不到救護車,最後一命嗚呼。

5月起新北市每天確診都破萬,也沒有叫不到救護車這種怪事。偏偏恩恩離世的4月14日,新北市確診人數才360例,消防單位完全沒理由派不出車,顯然就是消防與衛生單位的聯繫出了問題。

侯友宜是新北市防疫指揮官,功要歸他,過當然也歸他。為了擔心影響自己的選情,新北市政府拖了1個多月,仍不願將報案錄音複製後交給恩恩父母,引發輿論反彈與選民同情。藍營政客與名嘴發現風向變了,大家都很有識趣,從此絕口不提「很多小孩走了」。

因為11月的大選,別說「領頭羊」侯友宜輸了,甚至若只能小贏,仍然會拖垮藍營整體的選情。藍營的人都知道風向變了就要閉嘴,偏偏「老番顛」的馬英九,依然堅持當「豬隊友」,還在「背刺」侯友宜。

馬英九「押沙龍的頭髮」
2022年6月4日《聯合新聞網》〈馬英九嗆蔡政府:連「很多小孩走了」都不准說 有臉說自己民主〉:

「今天是『六四事件』33周年,前總統馬英九在臉書諷刺,蔡政府高呼對岸要善待異議人士,自己卻打壓、消滅異議人士,墮入『不自由的民主』與『民選的專制』之中,值得警惕。

民進黨反批馬誤導視聽、貽笑國際,讓正在訪美的國民黨主席朱立倫無地自容。

馬英九辦公室回嗆,一個連『很多小孩走了』都不准說的政府,看到不同意見就扭曲抹紅的執政黨,還有臉來說嘴自己是自由民主?」

馬英九現在要罵民進黨什麼事,其他國民黨人都會樂觀其成,只有這句「很多小孩走了」例外。因為侯友宜若不能從「恩恩事件」裡脫身,那是整個國民黨的選情都會受到牽連。

很多鄉民不解,馬英九為何不顧國民黨的大局,至今還在堅持消費「兒童」議題,甚至不惜「背刺」侯友宜,這就只能從心理學上「押沙龍的頭髮」來說明了。

押沙龍是以色列國王大衛的兒子,是出了名的美男子,《聖經》裡是這樣形容他:「以色列全地之中,無人像押沙龍那樣俊美,得人稱讚:從腳底到頭頂,毫無瑕疵。他的頭髮甚重,每到年底剪髮一次,所剪下來的,按王的平秤一秤,重200舍客勒。」

「舍客勒」是以色列的重量單位,大約等於11.4公克,200舍客勒就是2.2公斤了。押沙龍是要帶兵打仗的王子,但卻過於自戀,比女子還重視美貌,堅持留著漂亮卻無用的長髮,每年可剪下2.2公斤。後來在戰場上被敵人追殺時,「押沙龍騎著騾子,從大橡樹密枝底下經過,他的頭髮被樹枝繞住,就懸掛起來,所騎的騾子便離他去了。」

可憐的押沙龍,就這樣被敵人追上來殺害,後來人們就用「押沙龍的頭髮」來形容自戀性格。而馬英九是台灣政壇最自戀的人,他連慢跑都要先梳好了大油頭,甚至還要染髮,因此他才會與押沙龍一樣,有一些外人看來毫無意義的堅持。

馬英九的「邱小妹人球事件」
馬英九出生在權貴家庭,父母與外祖父都是特務出身,家裡5姊妹只有他1個男生,一路建中台大哈佛,工作則甲等特考黑官漂白。他的就業起點,是大多數人永遠無法達到的就業終點。他從市長、黨主席到總統,5次參選從無敗績,那麼他的一生應該是從無挫折吧?

其實不然,馬英九的爸爸從他小時候,就栽培他當總統。中國歷史都男人寫的,因此要把每個朝代的滅亡,都歸咎於一個狐狸精。例如商朝是妲己、周朝是褒姒、漢朝是趙飛燕、唐朝是楊玉環……反正亡國之君都是因為喜好女色,想當總統的人,就是不能讓人覺得你好色。

2005年1月9日晚間,36歲的獸父邱光仁,帶著4歲女兒邱姿文,在國父紀念館附近的7-11超商外,與朋友喝酒聊天至凌晨2時,因邱小妹已有睡意而哭鬧。

獸父邱光仁不耐,竟抓著邱小妹的頭髮毆打,還抓邱小妹的頭去撞超商玻璃,造成頭部出血,生命垂危。超商店員嚇得報警,救護車到場後將昏迷的邱小妹,就近送至聯合醫院仁愛院區急診室。

急診醫師判斷邱小妹有腦傷,昏迷指數為7分(滿分為15分,最低3分),經電腦斷層掃描後,在凌晨2時5分聯繫該院區神經外科總醫師林致男會診。但林醫師沒親自到場看診,也沒看電腦斷層掃描影像,直接在電話裡以醫院「床位不足」,無法進行術後監看與照護,建議將邱小妹轉院。

台北市災難應變指揮中心經連絡後,發現台北地區的醫院,都無多餘的神經外科加護病床可收治。凌晨4時5分,急診醫師再詢問林致男,可否在仁愛院區急診室加設加護病房,先替邱小妹緊急手術。但林致男和主治醫師劉奇樺討論後,仍堅持將邱小妹轉院。

最後在凌晨5時15分,仁愛院區才備妥加護型救護車,7時25分轉送到140公里外,台中縣梧棲鎮之童綜合醫院施行緊急手術。可惜原本邱小妹到院時的昏迷指數7,拖延4小時候,到台中時只剩下3了。

邱小妹受傷的地點,是在台灣醫療資源最豐富的大台北地區,但市立醫院各院區卻「互踢人球」。向來只有聽說在台中沙鹿受傷送來台北手術的,從未聽過有從台北往沙鹿送的。邱小妹悲慘的「人球」故事,1月11日被《蘋果日報》頭版披露後,就像現在的「恩恩事件」,立刻成了當天所有新聞台的大新聞。

「沒醫德」VS.「塔綠斑」
2005年1月11日晚上,從49台到56台,一家報導衛生局長張珩白天率市立醫院院長鞠躬道歉,但堅持不認錯。一家報導張珩晚間趕赴台中童綜合醫院,探望邱小妹妹並諮詢主治醫師。一家報導大批民眾群聚在醫院門口,替邱小妹妹祈福集氣。一家報導醫療人員細訴轉診機制的缺失,並解釋為何醫院不願收沒家人照顧又沒健保卡的「人球」。

所有新聞台都在報導「邱小妹人球事件」,但到了TVBS,赫然出現一個完全不同氛圍的場景。親民黨台北市議會黨團晚上辦尾牙,不只黨籍議員玩的不亦樂乎,還有個戴著面具穿西裝的高壯男子,扭腰擺臀且放浪形骸的與辣妹共舞,記者還旁白報導議員們與來賓正在玩「猜猜我是誰?」的遊戲。

觀眾哪裡還用猜,就算戴著面具,大家也知道這是誰。全國民眾都在關心邱小妹手術後的狀況,馬英九卻在跟辣妹狂歡,還一起大跳艷舞。TVBS的獨家新聞一播出,當然引發舉國震怒。

民進黨議員李建昌痛批馬英九是「現代晉惠帝」,徐國勇罵他是「作秀衝第一」,連國民黨市議員秦儷舫都罵馬英九是「昏迷指數3」。

當然,批最狠的還是王世堅,他說這叫「人將死,馬照跑,舞照跳」。在邱小妹生死關頭,馬英九卻跑去跟辣妹跳舞,也引發了他選總統之前的最大政治危機。

雙北市的醫療資源,在全國都是榜首。邱小妹與恩恩的「醫療人球」悲劇,最不該發生在這裡。鄉民們也都知道,這不是缺乏醫療資源,而是衛生單位的官僚作業出了問題,要做系統性的檢討。

但國民黨的市長絕不會這麼想,他們只盼在倉促間找個戰犯,推出午門斬首示眾以息民怨。因而昔日的馬英九與今日的侯友宜一樣,為了在選舉時不被對手攻擊,只好迴避檢討與改進的責任。馬英九是怪罪仁愛醫院2位醫師不開刀「沒醫德」,侯友宜則是硬扣恩恩爸「塔綠斑」的綠帽子。

然而馬英九更可悲的則是:就像「押沙龍的頭髮」,為了維繫他「不近女色」的完美形象,到今天還堅持在講「很多小孩走了」,藉以證明他一向看重兒童的人權,當年絕對沒有「重色輕童」。

但是馬英話的幹話一講完,遭到「背刺」的侯友宜怎麼辦?被拖垮的國民黨又要怎麼辦?「豬隊友」是絕不會想到這些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