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克蘭成大國博弈犧牲品?郭正亮曝現實面:台灣別以為美國無條件支持民主 | 政治新聞 | 20220706 | match生活網

政治新聞

烏克蘭成大國博弈犧牲品?郭正亮曝現實面:台灣別以為美國無條件支持民主
風傳媒     2022/07/06 09:10

俄烏戰火持續延燒,前立委郭正亮於節目《亮點交鋒》中指出,當戰爭爆發時,小國就把決定權交給大國了,如同孫文學校總校長張亞中過去曾說,若台海爆發戰爭,台灣就把命運交出去了,而小國為何會被出賣,可以分成陷入民粹自決、全面依賴大國、低估大國博弈,以及錯估國際形勢這4點因素。

郭正亮說明,當小國領導人認為可以透過民主程序實現人民願望會成功,主觀意識太高,壓迫到客觀判斷,就會陷入民粹自決的氛圍,在媒體也只會聽到同種聲音,全國進入同溫層狀態;而全面依賴大國,則是小國對未來會發生逆境,完全沒有考慮到自身有多少籌碼,例如烏克蘭就覺得美國會幫它,所以沒有做好準備,全面依賴美國。

郭正亮解釋,當小國做出決定引起大國博弈的力量介入,大國之間到底在做什麼交易小國根本不清楚,因為大國有太多議題在協商,隨時都有可能爆發衝突,但大國不可能互相毀滅,所以大國永遠會一直動下去,沒有毀滅的一天,但小國成為議題的風暴中心,但完全不知道大國身後的交易內容,進而導致錯估國際形勢。

郭正亮提到,大國博弈做出的多重交易,根據的是當下的國際情勢,很多是無法預測的,例如俄烏戰爭造成的通膨壓力飆升,糧食也出現問題等,烏克蘭可能以為靠著美國金融制裁俄國,使盧布貶值、俄國經濟崩潰,烏克蘭就會安全,但歐美國家的金融制裁沒有成功,大國也開始重新計算成本。

「小國必然是戰爭的輸家!」郭正亮指出,只要進入戰爭狀況,戰場永遠在小國,決策權永遠在大國手上,這是大、小國不平等的國際政治現實,也是國際政治的悲哀,以俄烏戰爭為例,可以解決俄烏戰局的決策權就握在美國和俄國手中,但現在僵持不下,所以希望中國參加,但無論如何決策權都不在烏克蘭,「這就是國際政治的可怕、無情。」

只要有地緣政治矛盾的地方 「美國就必然會出現」

郭正亮直言,小國不要以為可以用民主、鞏固自身價值就能決定一切,必須要考慮大國所界定的地緣政治、國家利益,以及大國進入博弈後,小國可能會面臨的情況,否則如果這些都沒有算準,小國會完全失去主導權,而這樣的想法早在2000多年前的中國,春秋戰國時期的思想家韓非就講過這樣的話。

郭正亮表示,烏克蘭雖然面積、人口數都不小,但各方面與俄國相比就是有很大差距,而相比烏克蘭,芬蘭手上握有更多籌碼,但卻不像烏克蘭一樣提出加入北大西洋公約(NATO)的入會申請,因為芬蘭長期處在大國角力的衝突當中,深知俄國的利害,新加坡、菲律賓等國也都是長期夾在大國博弈之間的小國。

郭正亮指出,美國只要抓到地緣政治的矛盾就會介入,但並非隨便結合各種力量,只是剛好有地區出現民粹自決運動,又發現相關地區在地緣政治、經濟層面有一定的價值,美國就必然會出現,而這也是美國的全球霸權,不過美國鼓勵小國做出的選擇,一定是對自身國家利益有益處的,「所以你不要以為美國來烏克蘭,是在幫烏克蘭追求民主,不要搞錯了。」

「你聽起來很冷血,但很不幸的,國際政治就是這樣。」郭正亮提到,美國在俄烏戰爭中不用出一兵一卒,且只花費98億美元,花這些錢就能讓俄國陷入這樣的局面,對美國來說是非常划算的買賣,國際政治就是非常無情的根據利害關係、國家角力計算可能的得利,「所以不要一天到晚講些有的沒有的,什麼民主關係堅若磐石,不要騙自己。」

郭正亮:別以為美國會死心塌地支持你搞民主,都與自身利益有關

郭正亮直言,據美國前國務卿季辛吉(Henry Kissinger)與中國前總理周恩來的秘錄,季辛吉當年跑到中國,是與中國商討讓美國自越南撤軍時能體面的離開,由中國讓北越在美國撤軍時暫時停火,但當時台灣和南越完全不知道中美2國的交易內容,台灣只覺得美國背叛台灣,「這個就是大國博弈,小國為什麼常常被出賣,就是因為大國博弈的複雜程度不是小國可以理解的。」

郭正亮提到,雖然美國跟中國建交,但台灣這張牌美國會永遠緊緊抓著,要把台灣牌打好打滿,甚至美媒曾報導過美國民主黨前總統參選人希拉蕊(Hillary Clinton)有興趣拿台灣與中國交換美債抵銷,而當時提出相關意見給希拉蕊的正是現任美國國家安全顧問蘇利文(Jake Sullivan),而美國前國家安全顧問波頓(John Bolton)更披露美國前總統川普對美台關係消化不良,曾以筆尖和辦公桌分別形容台灣和中國作為對比,「這就是美國高層在思考國家利益時處理台灣問題的思維。」

「我絕對不會亂講話。」郭正亮強調,他的發言都是有根據的,從美軍如何在南越撤出,到美國如何利用庫德族對抗伊斯蘭國,最後又拒絕實現庫德族獨立自治,以及為了讓芬蘭、瑞典加入北約,施壓2國妥協土耳其的要求拋棄庫德族,「這個就是大國政治的本質。」

郭正亮提醒,台灣作為1個小國,要很清楚的了解地緣政治、大國的國家利益,以及大國會如何計算每個國際局勢,且大國隨時都握有很多議題準備做交易,「你不要以為美國就是死心塌地、無條件支持你搞民主、搞獨立,沒有這回事,美國歷史上沒有這種事,它從來就不是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