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投書》黃國昌的護航 超越一個法律博士對文明認知的底線 | 政治新聞 | 20220925 | match生活網

政治新聞

讀者投書》黃國昌的護航 超越一個法律博士對文明認知的底線
新頭殼     2022/09/25 12:33
黃國昌說在臉書替蔣萬安講話。「蔣萬安有什麼不妥言行,用力地監督他!蔣萬安有什麼違法濫權,大力地批判他蔣萬安有什麼愚蠢政見,大聲地嘲笑他!這些,都沒有問題。但是,硬去扯他老爸20年前緋聞的對象是誰,還連帶傷害一位早已退隱的女性,這真的已經跨越了文明的底線,讓人無法忍受。」

雖然高虹安的學歷歧視被網路炒的火熱,但沒有人討論高虹安的父母是誰?因為高虹安沒有標舉他的父母來選舉。相同邏輯。我們也不會討論蔣萬安的學歷問題,因為他沒有標舉他的學歷如何傲人。

同樣,蔣萬安若不因從章萬安變成蔣萬安,強調和蔣經國的關係,拿到出馬選台北市長的特殊權利,甚至拿到這個利益後,也不標舉他和蔣經國的關係,人家也不會強調炒蔣經國的緋聞。因為這種特殊利益所造成的結果,都應該被檢驗。

如上所述。蔣萬安的今天,不也是他父親章孝嚴改名所得到的利益?而這個過程當然要檢驗。

蔣孝嚴的緋聞案要不要討論?就如同鄭余鎮的緋聞案要不要討論。鄭余鎮的緋聞案事主王筱蟬,也出現在蔣孝嚴的緋聞案。但沒有人同情鄭余鎮案中的王筱蟬,因為事實就是這樣。然而同是緋聞案,人們在章孝嚴案會替王筱蟬出面,就因為王筱蟬沒做這件事情而被欺負。而欺負的因素正是蔣萬安的父親蔣孝嚴以政治力介入處理。以往因為無法抗衡蔣孝嚴的政治力而讓王筱蟬受的冤屈,現在當然可以申冤!而所謂另一個事主張淑娟恰好是該事件的另一個型式的獲益者。

張淑娟是不是無辜?很有討論空間。在目前的訊息:
張淑娟是主動而非被動,他不是無辜。張淑娟涉案對象章孝嚴是有婦之夫,這是妨害別人家庭的道德問題。

和前國民黨秘書長、現任總統府秘書長章孝嚴有關係,則是政治問題。
事件爆發之後,有那麼大的一股力量寧願讓無辜的室內設計者受害,甚至讓一位青輔會主委受害,強力把張淑娟的名字在大眾媒體前消失,這難道是一般狀況?而被這樣的勢力傷害到的王筱蟬、那個青輔會主委,才是真正的無辜受害者。
現在追究當時的犯錯者張淑娟,照黃國昌的文明底線,「這真的已經跨越了文明的底線」。所以,替被冤枉者申冤不應該?

張淑娟的確退出公共領域,但這樣的退隱者就可以不追究?那兩蔣甚至都死了,為何有人講轉型正義去追究兩蔣責任?德國、以色列更在追究納粹在七十幾年前的惡行?

蔣萬安不訴求血緣、家族,他不一定有機會自國民黨中脫穎而出,得以選台北市長。蔣萬安在競選市長時,不訴求他與兩蔣的血緣關係,人家不會追究他血緣、家族的問題。既然要講,就應該將這相關問題講清楚。

讀者投書 作者 :林修正 /退休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