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專訪系列二》除了髮量互補之外 江啟臣:透過國會外交讓世界看到台灣真正的民意結構 | 政治新聞 | 20240223 | match生活網

政治新聞

獨家專訪系列二》除了髮量互補之外 江啟臣:透過國會外交讓世界看到台灣真正的民意結構
新頭殼     2024/02/23 14:50
Newtalk新聞

立法院副院長江啟臣在過去三屆12年的任期內,有將近10年是在國防外交委員會,「我輔佐韓國瑜院長,除了髮量的互補之外,到目前為止合作的相當愉快!」他接受《新頭殼》獨家專訪時談到,除了讓立法院能夠發揮監督制衡功能,為民喉舌爭取建設之外,還有很重要的國會外交功能,可藉此讓世界看到台灣。

「台灣新國會的結構代表了新的政治趨勢,我也發覺到,其實國外不光是媒體、政界,各個政黨或者是外國駐台單位,他們也了解到這個狀況。」江啟臣說:「我的感受是,最近他們特別很積極的來拜會,想了解及聽我們(我與韓院長)的意見。光是昨天(2月21日)就有三場包括公開或閉門的拜會。

外國政要看台灣 行政與立法是不同龍頭

江啟臣說:「台灣政治因為是新的局勢,他們把行政跟立法看成是兩個不同的龍頭,以往因為是一黨獨大,他們總是會認為看了總統、看了行政院,而立法院是聽行政院的,或者差異不大,他們不太會去注意在野黨,甚至是小黨在台灣政治裡面的角色。」

「可是我必須講,這一次的投票結果,讓這些國外媒體、政要都這樣認為,包括22日下午來的美國眾議員蓋拉格,與過去在看台灣政情就不一樣,覺得在立法院可以聽到不同的聲音,他也不會只是看國民黨、民進黨,民眾黨他們也會去,就是他們在pre see(預見)台灣未來政治發展的時候,不會很單純的從單一政黨或現在的執政黨去看,所以這是一個滿有趣的turn point(轉折點)。」

國會外交是江啟臣的專長。江啟臣/提供

國會外交是江啟臣的專長。江啟臣/提供

江啟臣說:「也因為這樣,韓國瑜院長找我搭配,當然也希望藉由我過去在國會外交的經驗,這些累積能夠襄助他這一塊。當然他自己本身也不是不了解,因為韓院長是東吳大學英文系、政大東亞研究所畢業,對兩岸關係及國際情勢,有一定的掌握。」

駐台人士對韓院長分析與見解很有感

江啟臣舉例:「這幾次我陪他見孫曉雅(美國在台協會台北辦事處處長)及日本駐台大使片山和之以及其他國際人士,他的分析與見解,依我看,這些駐台人士是很有感,他也充分表達了一些不見得跟執政黨一模一樣的想法跟態度,可是該為人民表達的聲音,這一塊他也能夠提出來。」

江啟臣說韓國瑜院長告訴他,「談到國防,絕對不分黨派,安全絕對是我們最大的目標,他也講得很清楚,國防與國會外交方面,依你的專業跟經驗,你認為我院長該做什麼,就是跟我講。」江啟臣說,因為韓院長要主持院內議事,第一會期剛開始,一方面他也沒有當過院長,所以也是要學習及熟悉,而目前三黨不過半,協商的角色很重要,所以在國會外交這一塊,「我認為他該出現的,甚至是出訪,我絕對會把他安排好。」

「至於我這邊既有過去的累積,我們會繼續,有些會直接來找我,像今天早上受訪之前,就有個美國很重要的智庫也在與我接觸,很多重量級的訪問團都會陸續到訪。」

台灣政治洗牌 國會外交表達台灣民意結構

江啟臣強調:「因為台灣政治的洗牌,國會外交出去所代表的聲音,是整個台灣民意的結構,過去的國會外交可能一樣是院長或副院長帶隊,可是對方很清楚台灣政治形態就是一黨獨大,就是全面執政,這是一個現實,雖然訪問團中有在野黨委員、跨黨派一起去,可是你的聲音就不見得外界會把他解讀為是台灣整個政治版塊,可是現在我認為,未來這種跨黨派組合出去的時候,它代表的就是不一樣的聲音。」

江啟臣已經敲定3月10日就要帶一團去日本,參加亞太國會議員聯盟(APPU)會議。他說,這個組織最重要的兩個國家就是日本跟中華民國,這是新國會成立後的第一個出訪團。而韓院長會先以主持院會為主,接下來也有出訪邀約,包括孫曉雅來訪時,也有問到有無訪問美國的計畫,都會陸續安排。

台商亦是國會外交的一環

江啟臣說,台商也是國會外交的一環,可是過去大家都忽略掉,昨(21)日世界台商總會會長才來拜訪,全世界台商在國際的影響力是非常大,過去的慣例立法院有個世界台商之友會,副院長就是當然的會長。「我是因為長期在國防外交這個領域,台商屬於僑委會管轄,在外交委員會底下,所以我跟台商互動非常多,以往國民黨接觸比較多的是大陸台商,但實際上,除了大陸台商,全球六大洲都有台商,我在過去這兩年大概跑遍了六大洲,我跟他們的互動已經很久了。」

江啟臣說:「對於台商的協助,尤其在新的地緣政治狀況底下,我們在海外台商布局最多的都是來自中部,早期不論是新南向還是中南美,出去大部分都製造業,而中部更是製造業的重鎮,所以國會外交其實之外,台商的服務這一塊,立法院可以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

江啟臣說:「上上星期韓院長才交代我,泰國方面有意願要開辦台灣園區,所以這一類雙方的的合作,台灣跟這些主要投資國的合作,立法院可以扮演促成的角色,還包括我們在推CPTTP(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等,國會的角色就滿重要的,國際的經貿合作談判,我們想要加入這些區域性的經貿組織,國會外交其實非常重要,未來我們會在這裡有較多著力。」
查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