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惠敏「曾遭構陷入獄」!名嘴驚:誰不會成為第五縱隊 | 政治新聞 | 20240612 | match生活網

政治新聞

楊惠敏「曾遭構陷入獄」!名嘴驚:誰不會成為第五縱隊
中時新聞網     2024/06/12 21:04
民進黨立委、黑熊學院院長沈伯洋稱「控管幾十萬高風險群」挨批搞綠色警總;他近日否認要監控人民,還稱不太喜歡用「第五縱隊」這個詞。媒體人黃揚明指出,八百壯士死守四行倉庫,那位冒險送國旗進入的女童軍楊惠敏故事的後續,竟是遭到特務的政治迫害。他直呼這很符合近日台灣政壇討論的第五縱隊高風險群監控事件,連楊惠敏都會被構陷入獄,未來若舉報第五縱隊成為顯學,誰不會成為第五縱隊的高風險群?

黃揚明今(12日)在臉書發文提到,楊渡老師最近出版了一本新書《暗夜傳燈人》,是他昔日舊作《暗夜裡的傳燈人》的更新加強版。其中收錄了他2020在《風傳媒》刊載的「英雄身後,總有悲涼的迴音─四行之後的八百壯士和楊惠敏的故事」長文。八百壯士死守四行倉庫,那位冒險送國旗進入的女童軍楊惠敏的故事,是我們這一代熟悉的故事。「但是你知道楊惠敏之後曾經被特務頭子構陷入獄、強迫她承認是共產黨爪牙嗎?」

以下內容引述自該長文:軍統特務既然有意整楊惠敏,她又不承認搶劫案和「通敵」,於是另想個法子,逼供要她承認是共產黨。楊惠敏撐住了。當然也吃盡苦頭。這一切,竟然要直到1946年3月17日,戴笠摔了飛機之後,軍統開始人事更替,整編機構,胡蝶也跟著她的丈夫走了,戴笠的禁忌解除了,軍統的人明知楊惠敏是冤枉,才決定把她釋放。

可是,楊惠敏仍然很有骨氣,她堅持,總不能平白無故坐了三年半的牢,卻沒有一個交待。是清白無辜的,法院也要給一個正式的判決。否則,不就是等於默認她是有罪的?以後出去怎麼做人?她要的是一個正式的判決。她要拿著判決書告訴世人,我是無辜的。

失望至極的楊惠敏回到家鄉,卻看到更悲痛的事。她的弟弟被姊姊的愛國壯舉感動,也去從軍,為國犧牲。她的父親因為女兒在黑獄、獨子戰死,竟鬱鬱而終。只剩下年邁的母親,裹過小腳的老太太,和外孫女住在鎮江鄉下。楊惠敏哭倒在地,不知一切苦難所為何來?

黃揚明直言,這篇故事很符合近日台灣政壇討論的第五縱隊高風險群監控事件,如果連楊惠敏這樣的愛國樣版人物,都會因特務頭子的一己之私而被構陷入獄,被誣指為共產黨。未來若舉報第五縱隊成為顯學,誰不會成為第五縱隊的高風險群?誰不會成為中共在地協力者?誰不會成為中共同路人?「殘忍的歷史總是不斷重演,人類總是無法從中學得教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