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奧獎牌破零 需更多支持 | 運動新聞 | 20220206 | match生活網

運動新聞

冬奧獎牌破零 需更多支持
聯合新聞網     2022/02/06 14:00
王大樹/資深媒體人(新北市) 北京冬奧展開序幕,繼去年東京奧運後,又一場迎來嚴峻疫情考驗國際重大賽事;然而,新冠變種病毒澆不熄挑戰世界最高冰雪舞台優秀選手的熱情,展現不論是在花式滑冰場上轉身的跳躍美技、或是雪地高台上向前一躍的無畏勇氣,及在賽道上雪橇、雪車、冰刀競速的快感。

不過,這一切相對身處亞熱帶的我們,有如「高山上的世界盃」,要實現零獎牌的突破,台灣冬奧選手要走的路,確實比夏季奧運更為艱難。

冬季奧運溯源一九二四年在法國夏慕尼的首屆賽事,除因二次大戰停辦兩屆外,至今年北京冬奧舉辦廿四屆,原本冬奧與夏季奧運均在同一年舉行,至一九九四年開始間隔兩年舉行。這其中,台灣過去參與十二屆賽事,共計五十餘名選手前仆後繼,唯至今尚未嶄獲獎牌,然自一九八四年以「中華台北」名義重返奧運以來,台灣沒有一屆在冬奧缺席,不斷有選手為爭奪獎牌而努力。

身為亞熱帶國家,發展冬季運動有其困難之處,由於並非長年冰雪,台灣民眾對許多冬季奧運項目,都相當陌生,更別提能從小接觸,環境差異致參與人數不多。因此,台灣決心拚戰冬奧的選手,無法留在台灣訓練是一大關鍵,勢必要到寒帶國家才有場地,背後那條路,除了無怨無悔外,更因沒有資源協助克服難題,更重要的是,無底洞的金錢付出。

今年北京奧運台灣四名參賽選手,包括女子競速溜冰黃郁婷、女子單人無舵雪橇林欣蓉、高山滑雪男子曲道何秉睿、女子曲道李玟儀。他/她們為了追求夢想,追求一個能夠讓世界看到亞熱帶島國的努力,背後的故事令人動容;即使換來是一次次失敗,但為台灣灑下的汗水與努力,絕不會比夏季奧運選手來得少,但相對得到台灣民眾的關注與目光,卻是零零落落。

林欣蓉是田徑選手出身,她為圓奧運夢轉戰單人雪橇,默默努力終於取得國手資格,得到所有人認同;何秉睿為了滑雪,國中後就遠赴奧地利滑雪學院,忍受離鄉背井之苦,而李玟儀在父親是滑草教練薰陶下,走進了滑雪世界。

二○一○年廣州亞運滑輪溜冰金牌、世錦賽冠軍常客的黃郁婷,更是放棄滑輪界翹楚地位,毅然在一六年投入冰刀競速,只為了想讓自己提升到更高的殿堂,上屆平昌冬奧首次參賽,期待今年成績更上層樓。

冬奧史上,奪得獎牌主要是位處寒帶國家,其中挪威以一三二面金牌,總計三六九面獎牌,居冬季運動最大強權,美國、德國次之;然而熱帶及亞熱帶國家追逐冬奧熱情不減,如非洲也有不少國家選手加入競爭,台灣若能衝破冬奧零獎牌障礙,完成這項不可能任務,將更引起全球關注。期許政府,對台灣冬奧選手也能像夏季奧運選手般,給予更多資源協助與鼓勵,最終實現零的突破夢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