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腦版 | 工藝之美 The Beauty of Craft | 時尚 | 20200830 | match生活網
Insert title here

時尚

  • 工藝之美 The Beauty of Craft

    Vogue     2020/08/30 00:00

    字級:
    工藝之美 The Beauty of Craft

    從台灣東海岸的創作者到Loewe、Louis Vuitton、Gucci和Kvadrat等國際精品,工藝是浪漫獨特的,工藝更是尋常生活縮影。

    photographed by of Hedy Chang
    editor nicole lee
    工藝之美 The Beauty of Craft

    拉飛邵馬&葉海地 海的召喚
    在台11線臨海的道路上,有個宛如電影場景的絕美之處,混擬土的方正建築襯著蔚藍的太平洋,
    兩旁是堆著漂流木的工作場域,這裡是藝術家夫妻檔拉飛邵馬Lafin Sawmah和葉海地Heidi Yip的工作室。

    長濱長光部落的阿美族青年拉飛邵馬是近年藝術圈極為關注的新銳,他以台東漂流木為素材,從
    大型的地景藝術到小型的椅具、雕塑等,展露出融合部落工藝和當代品味的作品。拉飛從前北漂
    生活了好幾年,做過各種工作但總覺得不踏實,二十幾歲時決定返鄉,他笑說,這樣的決定,就
    像是命運之神的安排,「我之前的工作都是偏勞動性的,原住民大半體力很好、手藝很強,我覺
    得與其把體力花在工作,不如發揮優勢做點其他的。」

    返鄉後,偶然的機會遇見雕塑前輩希巨和拉黑子,接觸木雕工藝後迷上木頭創作;他的老婆,香
    港裔加拿大人的老婆葉海地本來就是繪畫創作者,也開始學習當地陶藝技術,兩人就這樣定居在東海岸。
    工藝之美 The Beauty of Craft

    工藝即生活
    台東早期的工藝很生活化,原住民壓根沒有把這些想成工藝。從前沒有電視,農忙結束後有很多
    時間,所以大家都很勤勞去製作食器、器皿和陶器。海地說:「工藝就是生活,從前的工藝單純
    只是需要一個陶甕放米、需要一個藤編包放置獵物,但現在變成收藏品,因為物件的取得變得輕
    易,工藝其實是真真切切在生活裡使用的。」
    不管是木雕或陶藝,他們希望透過這樣的手作物件重新喚醒過去的記憶,讓技術延續,也讓原民
    工藝有新的傳譯方式。「工藝在從前原民的生活非常重要,像是牛車、床、房子、衣服和器皿全
    都是自己手建的。後來因為一次性的塑膠讓工藝慢慢沒落,好險年輕人開始慢慢留意到從前的
    好。現在原住民的工藝是在傳統的底蘊下結合新的元素、想法和創意,不只要做傳統的東西,而
    是結合當代的思維。」拉飛這麼說。

    不只是浪漫
    拉飛用漂流木的理由很簡單,因為他喜歡木頭的味道,更喜歡漂流木起火時帶著海味的香氣。不
    管是拉飛製作的木盤或是海地用台東土壤做成的陶器,捧在手上就能感受到手作的能量,當地的
    自然素材飽滿著生命力,而且越用越溫潤,順著歲月長成不同的樣貌,或許,這也是工藝最美的地方。
    吹著海風、看著絕景,在這麼美的地方生活創作,著實讓人欽羨不已,不過拉飛也提醒,別只是
    看到這裡的浪漫而忽略生活的辛苦。「這裏有都市沒有的,也沒有都市有的。但在這裡,或許能
    夠傳達來自東部的一種能量。也希望從自然素材打造的作品中,重新發現溫度,重新看待大自
    然,透過手藝,創作出美的事物。」

    圖:
    拉飛邵馬的漂流木雕刻和葉海地的手作陶藝。對他們而言,作品要呈現來自東海岸的生命力。

    photographed by Hedy Chang, text by Nicole Lee
    工藝之美 The Beauty of Craft

    Kamaro'an 心打開了,才能自在做設計
    Kamaro'an在阿美族語裡的意思是「住下來吧」,這個以部落工藝為出發點的台灣小眾品牌,以精緻的作工和設計被世界看見。

    在位於花蓮吉安的巷弄中,有個種滿綠色植栽的工作室,門上低調地掛著Kamaro'an。這個以阿
    美族工藝為出發點的台灣獨立品牌2015年成立,這幾年間不僅在華山文創園區開設「太平洋的
    風」選品店,更在法國巴黎家具家飾展獲選為「亞洲新銳設計師」,還賣進紐約當代藝術博物館(MoMA)的設計商店。

    隱身在這個別緻且充滿詩意的品牌幕後操刀者有三位,Tipus是來自花蓮的阿美族,台大城鄉所畢
    業後,返鄉回花蓮工作。立祥與雲帆則是台科大工業設計所畢業,因為當時在花蓮石資工作的
    Tipus與董芳武老師合作,他們剛好是老師的學生,就這樣搭上了線。

    與當地文化共同成長
    他們不太像經營品牌的人,更像文化傳遞者與職人。不妥協的完美設計、幾近苛刻的材質要求、
    縝密的設計草圖,甚至是他們策劃的展覽,都像是作論文般地把阿美族的工藝詳細記載;品牌的
    網站更以文字和攝影介紹合作過的花蓮工藝師並記錄物件。不只以當代設計結合傳統技藝,更多
    的是挖掘在地工藝職人,傳承文化。就如同Kamaro'an的第一個作品:與舒米如妮一起開發的浪
    草燈,從前編成傳統草蓆的輪傘草,成了一盞浪花般的燈。
    「2017年先在法國巴黎家具家飾展獲肯定,後來在華山開快閃店,但椅子和燈具銷售門檻比較高、
    相對難運送。當時看到年輕的工藝師,想跟他們一起創作,但是訂單不夠多,我們就想嘗試製作
    配件。傳統籐編有很多技法,就回到如何結合工藝,比如說在手把的地方加入編織,止滑之餘也
    能提重物。」雲帆這麼說。

    Tipus說,阿美族的工藝比較實用,不像太魯閣族有多樣的圖騰和織布工藝,更偏向實用層面。
    「比較有花東特色的還有新社香蕉絲編織,跟我們大多用竹或籐不同。台灣原住民文化很有意思
    的地方是,地區性的風格會影響,但族群外還有部落差異。我回來之後才知道,就算住得近,工
    藝特色還是不同,就像同樣住在花蓮的阿美族,港口部落頭飾的裝飾是老鷹,靜浦則是火雞羽毛。」
    工藝之美 The Beauty of Craft

    年輕的部落工藝師
    Kamaro'an不僅尊重當地工藝特色並就地取材,更聘請許多阿美族的年輕工藝師。「我們一方面
    跟年長的師傅職人合作,也同時與年輕工藝師激盪火花。找來有文化認同的年輕人成為in house一起合作,嘗試更多不同可能。」

    他們也時常往回看工藝傳統找靈感,笑說每回栽進去研究後,就會更崇拜前人的智慧,立祥說:
    「從前的技藝當然迷人,但當代工藝要用最適合的方式轉譯,我們在做的事情就是這個,很有挑
    戰性也很有成就感。用設計表達與傳遞地方的人文美學,讓文化為地方累積資本。」

    一只Kamaro'an的包拿在手裡很輕,但傳遞的意義很沉,也或許正如同他們所言:「在最靠近山
    林與大海的地方,人們順著大地的步調創作,不過份雕琢,只認真琢磨手中的作品,材質純粹,
    細節扎實,每件作品都有些不一樣,是製作者心中最理想的樣子。」
    工藝之美 The Beauty of Craft

    舒米如妮 工藝即生活
    在石梯坪步行距離不過五分鐘的地方,就是舒米如妮的家。舒米如妮Sumi Dongi不只是花東地區
    人人知曉的藝術家,她更是電影《太陽的孩子》女主角原型。

    在早晨時刻來到舒米如妮的家,打開大門後,傳統的房子座落草皮上,舉目所及只有梯田和石梯
    坪景色,陽光透過庭院裡的樹葉的空隙撒落,歲月靜好。生長在石梯坪阿美族港口部落的舒米客
    氣地對我們說:「不好意思,家裡沒有冷氣。」我心裡想,有這麼美的景緻,再熱都無所謂。
    舒米如妮17歲時離開花蓮,在台北打拼了好幾年,但心裡總覺得不踏實。她在34歲回到部落,回
    來之後發現,就算想留在部落,要先思考自己的生存方式,才能生活,就這樣一路下來慢慢發現
    自己的興趣,以及能做範圍裡的事。她不但撿漂流木創作,還跟耆老學工藝、做傳統部落菜餚,
    更接手家裡的農田成為有機小農。

    復育海稻米與輪傘草
    看見家鄉環境變遷,稻米種植不易,族人紛紛變賣農田,四周蓋起了水泥建築的民宿,本來一望
    無際的稻田景色變了模樣,因此她在2009年投身水耕,是著名的「海稻米」復育發起人。他的兒
    子勒嘎舒米Lekal Sumi Cilangasan,先把她的故事拍成了紀錄片《海稻米的願望》,而後跟鄭有
    傑合導電影《太陽的孩子》,講的也是這些年來舒米對海稻米的貢獻。
    在保護稻田,復育海稻米的同時,她也復育了輪傘草。輪傘草是阿美族婦女人人都會使用的傳統
    編織材料。夏天時族人喜歡睡屋外,輪傘草席躺起來特別涼,嬉戲睡覺都好,是部落的生活必需
    品。放上鈴鐺則是為了映襯豐年祭族人腳上的鈴鐺:裡面編織的彩色棉線也都是身上衣服的顏
    色。昔日務農田邊都有Daruan(阿美族語小屋之意),部落的新婚夫婦會帶著草蓆到Daruan培養
    感情。舒米說:「輪傘草是部落生活美學的一部分,與生活息息相關。」
    工藝之美 The Beauty of Craft

    慢慢用腦袋學起來
    當初回到部落時,舒米開始跟阿公學編織,部落的大智慧沒有文書記載,任何工序都得用腦袋記
    起,如何保存和傳承變得格外重要。「很多阿美族的工藝都很簡單,因為是從居家生活和傳統美
    學開始發展,比較像是一種活著的態度。」舒米說,到今天她還是習慣鋪著草蓆在外面睡,更不
    用說豐年祭所有年輕人回來的時候,大家都是鋪著草蓆睡。草蓆很長,大概有一千一百公尺,工
    很簡單,有意思的是各種顏色和鈴鐺的搭配。
    因為手藝好、做工精細,後來品牌Kamaro'an也找上她,合作開發輪傘草做成的浪花燈,還賣去
    國外。舒米一邊務農,也一邊到國中小學教學生工藝。不只是竹子、藤編還有漂流木創作。「我
    很喜歡戶外視覺藝術,也喜歡研究工藝,美之餘也跟自己生活有關。其實港口部落有很多跟藝術
    相關的工作室,都是跟生活相關的藝術或工藝。現在很多年輕人或許不是這麼感興趣了,但希望
    曾有過的文化美學可以傳承下去。」舒米這麼說。

    圖說:
    舒米如妮以精湛的好手藝成為阿美族工藝的代表人物,從編織到創作都難不倒她。《太陽的孩
    子》更是以她為雛型改編的電影。
    photographed by Hedy Chang, text by Nicole Lee
    工藝之美 The Beauty of Craft

    陳豪毅 從採集開始的工藝藤編
    藤編可以很簡單,也可以很困難,端看你要如何取藤。陳豪毅的故事不只是個返鄉青年,也和部
    落文化傳承息息相關。

    在陳豪毅位於台東的工作室裡,擺置著從各處收集來的藤編包和他上山採來的台灣黃藤,這個工
    作室叫作Uway屋外,一方面是黃藤在阿美族語裡就叫Uway,也是因為工作室很熱,所以他幾乎
    都在屋外工作。

    他謙虛地說自己的作品比較像傳承,不像創作。有南王部落卑南族和成功鎮阿美族血統的陳豪
    毅,曾為小學老師和藝術策展人,2011搬回台東,當初雖然想返鄉,但接觸到藤編工藝是他始料
    未及的。

    四年前,因為一次偶然的機會,在路上碰見一個老人家在削藤,跟著學之後又自己摸索上山採
    藤,就這樣陸陸續續學了兩三年。豪毅開始接觸藤編時,這項工藝正在凋零,雖然有進口的藤可
    用,但品質沒有在地藤好,更因為經過加工不具韌性,容易斷裂。

    台灣黃藤這種植物滿滿都是刺,如果不會採集技巧,就算帶手套也會被刺得滿手傷。黃藤可以超
    過一百公尺長,在可能遇到山豬的情況下,連滾帶爬地捆下山,當天就要清潔、整理、曬藤,放
    置幾個禮拜後開始削。雖然準備藤料繁瑣困難,但更懂得大自然的智慧。
    工藝之美 The Beauty of Craft

    從採藤認識山林文化
    其實藤編不難,難的是取藤;藤籃約莫一星期就能編好,採集與整理卻要花上好幾個月,但也是
    因為採藤,讓豪毅走進山林,對這塊土地有更多認識。豪毅說:「植物、氣候和生活可以連貫濃
    縮在一只器物,也能從一個籐籃裡看見山林文化。要學就要深刻體會整套智慧,另一方面也透過
    身體實踐,知道以前的人怎麼做工藝,沒有經過取藤、曬藤就不會知道藤編珍貴。」
    豪毅也說,其實部落工藝大多與生活相關,阿美族和卑南族的居住環境本來就有差異,工藝也會
    產生不同變化;卑南族的房子沒有石板和檜木,阿美族比較多海的工藝,像是抓魚的籃子、勾漁
    網的技術。「以前生活環境差,買不起塑膠和鐵才會自己做,這些手作物件都很珍貴,像我媽媽
    的嫁妝就是一個藤編便當盒。」

    蓋一棟家屋,過以前的生活
    豪毅今年想蓋一棟傳統阿美族的家屋,在炎炎夏日裡,這項浩大的工作並不簡單,以前是一整個
    部落共力,現在要靠自己的恆心持續走下去。沒有路要開路,要拉藤要曬要削,每個材料都要慢
    慢收集,只希望可以盡一己之力保存部落工藝。他說:「工藝就是要在現實生活中使用,蓋這個
    家屋能讓我慢慢認識山林、認識海還有生活的智慧,唯有這樣才有留在部落的意義。工藝就是讓
    你回到想過的生活模式或路徑,消費變得多餘,因為你會自己做,獨一無二是很珍貴的事,也是
    工藝的本質。」

    圖說:
    除了編織物件,陳豪毅今年的目標就是用藤徒手蓋一棟貨真價實的家屋。縮小版的模型不僅讓他
    更有想法該如何建設,如何設計也成為重要的事。
    photographed by Hedy Chang, text by Nicole Lee

    用facebook 分享給朋友   用 LINE 分享給朋友   用 email 分享給朋友   用Plurk 分享給朋友   用 twitter 分享給朋友   用新浪維博 分享給朋友   用WhatsApp 分享給朋友

最 Hot 休閒玩樂專題

熱門新聞

媒體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