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腦版 | 登山急性心肌梗塞 他如何九死一生? | 健康 | 20200923 | match生活網
Insert title here

健康

  • 登山急性心肌梗塞 他如何九死一生?

    優活健康網     2020/09/23 17:00

    字級:
    登山急性心肌梗塞 他如何九死一生?

    (優活健康網編輯部/綜合整理)能夠接受「心臟移植」畢竟只是少數,其實還有更多的患者,在等不到移植而在虛弱崩壞中哀號死去,不僅在「心臟」這器官有這種情形,其他諸如肝、肺、腎等器官的等待者也是如此,只是他們或許有一些替代療法,可以多撐一些時日。北市博仁綜合醫院心臟血管外科主任蘇上豪在著作《謝謝你在我們心裡》(時報出版),分享接受心臟移植者的故事,希望民眾多注意身體的警訊,更留意自身的健康狀況。「守法」辦理入山證 救了自己一命2003年6月底,45歲的姜運䄊和警界同事帶著眷屬到雪霸公園旅遊, 除了登山健行,並計劃當晚下榻山屋,享受山林裡的芬多精。原本可以直接利用警察的身分,在管制哨打聲招呼,不用辦理入山證進入雪霸公園,但是先到集合地點,個性又一絲不苟的姜運䄊覺得,雖然是警務人員更應該知法守法,於是還是繳了錢,辦了入山證。雪霸國家公園是由新竹縣橫山分局所管轄,當姜運䄊領到登山證的時候,看到上面分局長戮章顯示的名字姓林,這才想起竟是自己在警察大學的同學,心中發出會心的一笑,好多年沒見,現在竟調派在這裡。姜運䄊渾然不知,他這個「守法」完成入山證的動作,卻救了他一命,否則他當晚大概已經命喪雪霸公園裡的山裡。當天登山的行程沒有特別緊湊,姜運䄊一行人享受山間鬱鬱蔥蔥的景色,以及清新怡人的空氣,逛了有名的神木群,彷彿置人間仙境,享受難得的輕鬆。在山莊晚餐後,大夥續在餐廳品茶閒聊,姜運䄊突然覺得背部有些小疼痛,原來不以為意,但因持續不斷,以為自己身體累了,於是先回小木屋休息,但背部疼痛的程度,卻變得愈來愈劇烈,甚至往前胸蔓延,他此時已大汗淋漓,好像淋了一場大雨, 而且因為痛得無法忍受,竟倒在地上打滾。在餐廳聊天的朋友們根本沒有發覺異樣,直到姜運䄊試著爬出房門,卻不支倒在樓梯間,才被人發現前來察看,驚覺事態嚴重,呼叫其他人來幫忙,看到姜運䄊的模樣,有人趕忙撥出手機想找救護車。山屋遊客攜硝化甘油 意外成續命丹由於夜色已暗,姜運䄊處在雪霸國家公園的山屋等待救援,但一般的救護車根本不願意,也不想冒險入山救護病患,做這種吃力不討好,甚至可能是會讓自己出事的工作。正當眾人急如熱鍋上的螞蟻,七嘴八舌討論著要如何將狀況緊急的姜運䄊送下山時,痛得幾乎講不出話的姜運䄊想到自己的同學,於是有人直接打電話連繫橫山林分局長,說他的同學姜運䄊在雪霸公園的山屋裡,需要緊急救援。由於情況急迫,最後以警車為前導,領著救護車上山救人。姜運䄊依稀記得,開車上山時耗去的時間不知道多少,但救護車下山大概只花了90分鐘,就被送到山下最近的竹東榮民醫院。蘇上豪說,大家大概猜到姜運䄊應該是突發性「急性心肌梗塞」,但他為什麼還能撐到下山呢?原來姜運䄊的好運氣不是只有橫山分局的林分局長,當晚雪霸公園的山屋遊客中,裡面有一位護理師,竟隨身帶著治療心絞痛的「硝化甘油」,即舌下含片,暫時穩住了他病情,才能有後續的動作。可惜被送到竹東榮民醫院的姜運䄊好像被老天爺開了個玩笑,該院急診醫師及設備,都無法處理像他那樣棘手的病例,於是他被轉至規模較大的竹北東元醫院。由於姜運䄊一開始的症狀是劇烈背痛,為了怕有「主動脈剝離」 的可能性,所以他被安排了緊急電腦斷層,卻發現沒有什麼問題,此時抽血的報告回來也證實,他是「急性心肌梗塞」沒有錯。所謂「主動脈剝離」,一種複雜而致死率很高的心血管疾病, 它是起因於主動脈血管壁的中層因各種原因(如高血壓或結締組織缺陷)受損後,加上血管壁內膜破裂,血流經由內膜的裂孔,進入血管壁中,將血管內膜和中層撕開,而血流可以在此撕裂開的空間中流動,形成所謂的「假腔」。由於「假腔」的形成,主動脈的管腔一分為二,而假腔往往會壓迫所謂的「真腔」,可能會造成身體各處的血液供應不足,形成肢體或腦部的缺血現像,又由於假腔的外圍不是完整的血管壁結構,因此較為脆弱,容易破裂造成大出血或心包填塞死亡。因此緊急及積極的治療是避免死亡的唯一方式。

    醫院給10分鐘 暗示交代重要遺言依據統計,急性主動脈剝離若不處理,至少50%的病人在發生後48小時內會死亡,也就是以1小時約百分之一的速率增加,因此診斷及治療是與時間賽跑一般,約71%的人會在2個月內死亡,89%的人在3個月內死亡,而91%會在6個月內死亡。折騰了一夜,只有氧氣、嗎啡小劑量的給予之外,東元醫院也限於人力、設備不足,只能在清晨將虛弱的姜運䄊轉往北部某間醫學中心處置。轉到醫學中心的姜運䄊依他自己的回憶告訴我,當時的意識還是非常清楚,一般的檢查做完之後,急診室的值班醫師覺得他的病況危急,立即安排了緊急的會診,然後告訴他的另一半,大抵是死亡率很高,給了她10分鐘,似乎暗示姜運䄊會九死一生,趕快得交代重要遺言,才好做下一步處置。遭逢此劇變的姜運䄊一點都無法接受現況,但一切又像戲劇般的真實呈現,一時之間在急診室重症觀察區,也不知道該對太太說些什麼,只想起自己還存了多少私房錢, 藏在哪裡。有人讀到這或許會笑,但想必當時的姜運䄊內心一定百感交集,很多話不知如何啟齒,只想到如何給妻小那一點辛苦藏的私房錢。尷尬的談話說完沒有多久,姜運䄊隨即失去了意識,然後開始了一段有如煉獄的日子。

    (本文摘自/謝謝你在我們心裡:器官受贈者的暖心奮鬥,與器官勸募的強力呼喚/時報出版)

    用facebook 分享給朋友   用 LINE 分享給朋友   用 email 分享給朋友   用Plurk 分享給朋友   用 twitter 分享給朋友   用新浪維博 分享給朋友   用WhatsApp 分享給朋友

最 Hot 休閒玩樂專題

熱門新聞

媒體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