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腦版 | 一國兩府可行乎——和胡平先生商榷 | 焦點新聞 | 20201024 | match生活網
Insert title here

焦點新聞

  • 一國兩府可行乎——和胡平先生商榷

    上報     2020/10/24 00:00

    字級:
    一國兩府可行乎——和胡平先生商榷

    本月18日,上報刊發胡平先生的大作《看到了嗎 國台辦不反對「一中兩府」》,這是繼去年《美台建交 此其時也》後又一篇論述一國兩府論的文章,筆者認為該論值得商榷。

    胡平先生的論據是國台辦發言人和白皮書前後提法的細微差別,指國台辦發言人和2000年白皮書中,中國反對的分裂行為舉例,「一國兩府」被去掉了;2000年白皮書只說「兩德模式不能用於解決台灣問題」,沒有再提反對兩韓模式,據此認為中共不反對「一國兩府」和用兩韓問題就解決兩岸問題。

    首先,單從兩處提法的細微差別來證明中共對台思路的轉變失之於牽強,因為一旦找到反例,論點就會站不住腳。

    2000年6月,金大中金正日在平壤會晤,陳水扁在記者招待會上稱「兩韓能,兩岸為何不能?」,呼籲用南北韓的模式處理兩岸關係,當天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朱邦造記者會上就再提反對用處理德國問題和朝鮮問題的方式來處理台灣問題;2018年5月,金正恩與文在寅板門店會晤,蔡英文接受台電視台採訪時表示文金互稱對方總統和委員長,兩岸領導人也應該如此對等談判,不設任何政治前提,環球時報次日發表社評《兩岸不是朝韓,蔡英文莫騙台灣民眾》,批蔡英文試圖坐實「一邊一國」;2012年4月,中共前總理李鵬在日本被台灣記者問及對「一國兩府」的意見,他說:「眾所周知,中國只有一個,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是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這已為聯合國絕大多數國家所承認。」同一天,新華社香港分社社長許家屯在香港被問及同一問題時表示,也表達了同樣的觀點。

    以上四個例子表明,中國在《一個中國原則與台灣問題》白皮書發表後依然表態否定一國兩府和用兩韓模式解決兩岸問題。

    中共不會接受一國兩府論

    公文的字詞微調不必然表示中國對兩岸關係的認知或政策發生了轉變,再比如中國一中原則老三段論的二三句「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代表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2002年後替換表述為「大陸和台灣同屬於一個中國,中國的主權和領土完整不容分割」,不會有人據此認為PRC不再堅持自己為合法政府。

    以上是表態上,而從法理上,中共也不會接受一國兩府論。中國認為,1949年中共建政時,ROC法理上已經終止,PRC對ROC是政府繼承的關係,在台灣存在並運轉的中華民國是國共內戰遺留下來的非法政權(考慮到統戰需求,「非法政權」的表述已不見諸官方言論),一中原則舊三段論第二句即申明「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代表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即「一個國家,一個合法政府,一個非法政權」的一國一府論。而一國兩府論指一個中國內部存在著兩個「對等」的政府,也就是兩個合法的中央政府,與國際法規定一國一合法政府原則不合,且承認台北存在者獨立於北京的另一個中央政府,相當於承認1949年前後ROC和PRC不是時間上的承繼關係,而是空間上的並存關係,直接否定了自身的合法性。

    此外,中國還可能認為一國兩府論中的「一國」並不是真正實體意義上的PRC,而是一個虛體架構,批駁該論述旨在藉一中屋頂暗度陳倉地使兩岸分治現狀制度化、永久化。雖然一中兩府和兩個中國內涵各異,但對PRC的合法性而言,兩者不分軒輊,不是沒有列舉「一國兩府」就代表它不是紅線。

    因為合法性問題,所以中共不可能承認中華民國或中華民國政府,而不承認中華民國或中華民國政府的思路下也就無法接受大屋頂或者各表,在實行單一制形式的中國,「兩府」也就變成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之別,在中共方面能認可的「一國兩府」那就是「一國兩制台灣方案」,這顯然無法讓台灣認可,坦率講即便是「大屋頂中國」也未必能得到台灣民意認可,兩岸主權議題可謂是零和博弈,「一國兩府」大概率會陷入兩邊不討好的窘境,中國認為台灣借「兩府」巧立名目尋求獨立,台灣會認為不脫「一中」限制,無異於自我矮化,掉入中國陷阱。

    現實和法理不一致

    以上是解決方案層面。現狀層面,兩岸是否屬於一國兩府也有可議之處。兩府自不必多說,問題是兩岸是一國還是兩國。從事實上來講,兩岸各自擁有固定的人口、一定界限的領土、有效統治的政府、與他國交往的能力,符合蒙特維多國家權利義務公約國家構成要素,兩岸分屬不同國家;法理上,如胡平先生所述台灣仍維持一中架構,這裡出現了現實和法理不一致的情況,憲法架構落後於民意和現實,這一矛盾來自於三點:

    一是PRC對ROC繼承關係的複雜,有政府繼承論、國家繼承論和繼承未發生三種論述,前兩種又有完全繼承和不完全繼承兩種細分;

    二是台灣主權定位,有已定論和未定論,已定論還有屬中、屬美、屬日和已經獨立等細分;

    三是中華民國本土化的漸變,用李登輝的話來講,中華民國這個「舊國家」也已經產生本質的變化,不再是原來的中華民國,而是擁有新內涵和新民意基礎的「第二共和」。對現狀的描述不能簡單擷取法理上的「一中」和現實上的「兩府」拼湊成「一國兩府是現狀」,按同樣的邏輯,那一國兩制也是兩岸現狀,既已是現狀,中國又為何要推「一國兩制台灣方案」?

    至於胡平先生提及的「由兩岸政府出面簽署協議,就意味著雙方已經承認了對方的存在,意味著雙方已經接受了『一中兩府』」,存在不等於合法,兩岸交流中,中共默認中華民國政府(中共謂之「台灣當局」)的客觀存在,或者說不否認中華民國政府正事實上治理台澎金馬,但沒有作法理上的政府承認,原因依舊是前述的合法性,而沒有相互的政府承認,「一中兩府」也就不是事實存在的完整架構。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朱邦造曾在記者會上提出反對用處理德國問題和朝鮮問題的方式來處理台灣問題。(湯森路透) 兩韓非「一國兩府」關係

    至於兩韓之間,也非胡平先生所述的「一國兩府」關係。南北韓是不同的國際法主體,都是聯合國的會員國,這兩府就是兩國的中央政府,南北韓法理上和事實上都是兩個國家,特殊的地方在於,兩韓宣稱領土相互重疊,都宣稱自己為半島唯一合法政府,且同屬韓民族,南北韓有追求統一的法條或架構,這是「解決方案」層面不是「現狀」層面。

    兩韓未來的解決方案存在多種構想,比如金日成高麗民主聯邦共和國論,主張兩韓在相互承認對方體制與思想的基礎上,以聯邦制為完成統一的形態;金大中共和國聯邦案,主張南北和平共存、展開各領域中的交流,先達成南北象徵性統一等三階段論,在聯邦體制下,統一後允許南北雙方各自擁有軍事權與外交權;盧泰愚民族共同體統一方案,主張經過和解合作(相互承認)、南北聯合(兩府過渡體制)再到統一國家(組建統一政府和統一國會)三階段統一方案。這種程度才是名副其實的「一國兩府」,和兩韓兩岸現狀迥異。

    最後,一中兩府也不會是突破外交困境的終南捷徑。胡平先生在另一篇文章《習馬會:台灣爭取大陸接受對等地位,一中兩府即兩韓模式》認為,「台灣只有在不違反一個中國原則的前提下,才可能擴展自己的國際空間,因此一國兩府是唯一可行之道」,這既是自相矛盾,對台灣也是自我設限。奉行兩岸問題內政化方針的中國正是以一中原則限縮台灣國際空間的,在雙邊外交上堅持排他性承認,在多邊外交反對雙重會員制,年初阻止台灣加入WHO和月前批駁捷克議長方訪台便是典例。進一步來看,連捷克參議院議長維特奇訪台並於立法院發表演講都被中國嚴詞認定此舉是違背一中原則,美國對台雙重承認,中國可能像胡平先生設想的「無從反對」嗎?

    綜上,筆者理解胡平先生試圖尋找台灣外交困境解套方法的飲冰之情,但委屈不能求全,一國兩府既非對兩岸現狀的完整描述,也非中共默許的對台政策,更無法作為解決方案讓兩岸同時滿意。

    ※作者為自由撰稿人


    用facebook 分享給朋友   用 LINE 分享給朋友   用 email 分享給朋友   用Plurk 分享給朋友   用twitter 分享給朋友   用新浪維博 分享給朋友   用WhatsApp 分享給朋友

最 Hot 焦點專題

媒體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