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腦版 | 林濁水專欄:活在時空膠囊裡的趙少康 | 焦點新聞 | 20210301 | match生活網
Insert title here

焦點新聞

  • 林濁水專欄:活在時空膠囊裡的趙少康

    上報     2021/03/01 00:01

    字級:
    林濁水專欄:活在時空膠囊裡的趙少康


    趙少康宣布要參選黨主席、總統聲勢立刻就轟動武林,驚動萬教,個人聲量馬上竄到整個藍營政治明星的榜首,佔比高達42%,是第二名的一倍!創造議題聲量的能力如此高強,稱呼奇才一點也不過分;不過他更令人稱奇的,還另有所在。議題開始猛拋,大家便大大驚訝,怎麼那麼像韓國瑜!韓國瑜說粉身碎骨也要救中華民國,趙也說中華民國要亡國了,他要救;韓國瑜說,台灣市場靠大陸,趙說經濟靠中國;韓國瑜說台灣要在中美間維持中立,趙也跟著說;韓國瑜說過去台灣NO.1,30年來愈來愈不行了,令他回想客廳即工廠的時代,趙則說要MAKE TAIWAN GREAT AGAN ……。這一大堆都和韓國瑜一樣就夠讓人驚訝了,而居然都是跟著韓國一齊錯,就更加令人百思不得其解了。

    兩蔣時代台灣經濟比現在GREAT?真是奇譚怪論

    錯在哪裏?首先從趙說現在糟到差不多要亡國了,所以得MAKE TAIWAN GREAT AGAN 說起。
    如果要說台灣現在並不夠GREAT,那是OK的。
    因為,沒有錯,台灣半導體製造技術、産量雖然同居世界第一,但是只要美國翻臉像對付中國一樣對付台灣,封鎖機器設備、技術不賣台灣,台積電肯定落到原先世界手機第一的華為一樣的下場;又如台灣的防疫做得成了世界模範,但成功關鍵在醫療、健保體系健全和政府決策執行能力堅強,並不是醫學、生醫能力很偉大;再如雖然連續兩年經濟成長率名列世界前茅,2020年更成為全球前30大經濟體中的冠軍,但是關鍵是受到中美經濟大戰和武漢肺炎兩大外部因素衝擊,台商回流,外商加碼和生産順暢帶動的,台灣經濟雖然因此出現了轉型成功的機會,但並不是現在就已經脫胎換骨了。
    當下半導體、防疫、經濟成長這三樣成就,台灣都不必謙虛,因為已經舉世稱讚,但是要據以稱頌偉大,卻實在夠不上。
    但是既然現在的台灣還談不上偉大,那麼過去的台灣有比現在更偉大?如果有,請問是那一年?
    沒有錯,兩蔣時代,台灣曾經有GDP成長率平均達10%以上的「黃金30年」。但是兩蔣統治的最後一年,1987年,台灣人均GDP還是只有5,325美元,而如今畢竟已經跨過3萬美元,堂堂踏上全球高所得國家之列,比起來,兩蔣時代很GREAT嗎?
    「黃金30年」中,台灣産品也很多世界第一,也令韓國瑜特別懷念的偉大客廰即工廠時代,只是那時第一的是雨傘、玩具、沙發、腳踏車⋯等等。雨傘第一、玩具第一可以和半導體第一相提並論嗆偉大?
    再說長達30年GDP成長率達10%,表示的並不是國家已經很偉大了,其實,30年10%是落後國家一旦起飛時才可能會有的狀態,所以台灣擺脫30年10%請不要誤會是台灣倒退,相反的,是台灣經濟脫離落後行列的必然。既然是這樣,除非台灣經澈底崩盤,否則怎麼可以把台灣拉回從前去再來個30年,年年10%地「GREAT」「AGAN」?
    依WTO的說法,當年沒有台灣對中國580億的出超,中國對歐美1870億的出超就非得大打折扣不可。(湯森路透)
    無論如何,台灣現在並不偉大,但是在波波折折之後比過去已經進步多多,不必妄自菲薄才是。
    台灣經濟靠中國不靠美?WTO的回答:台灣對美順差是台商經中國轉手賺取的「業內貿易」。
    其次,趙少康說「台灣跟大陸順差1405億美元,跟美國順差100多億美元,這是現實問題」 ,所以他的結論是台灣經濟靠中國。
    坦白說,這種只從中-台和美-台兩組雙邊貿易會計帳的方法比較台灣對外的經濟依賴程度其實是很落伍的。這方法用在兩蔣那個台灣專生產雨傘等低階傳統工業産品時代還算OK(只是那時台灣經濟成長一面倒地靠美國市場,沒賣什麼到中國去)。但是到了台灣中國同時加入WTO,全球化極度擴張,而台灣最大宗的出口是電子資訊產業的時代,就不能這樣看事情了。例如在2005年,台灣對中國出超580億美元,對美出超141億,如果簡單地拿來和趙少康舉的1405億和179億那一對數據比,台灣對美出超只增加了38億,對中國卻增加了825億,那麼就下15年間台灣經濟果然愈來愈靠美真是符合蕭萬長說的台灣不必靠美國了,靠中國就行了的結論,那就錯得離譜了。不信?且看WTO怎麼說當年台灣對中國出超的580億的意義:
    2006年WTO年度報告:
    中國2005年 對美出超1170億美元,對歐出超700億,這些出超主要來自外國企業的外包和對中國投資所致,中國在對美大額出超時也對台、韓、日各有逆差,其中對台580億,所以台、韓、日對歐美的順差是經由中國轉手賺取的「業內貿易」。
    夠淸楚了吧,依WTO的說法,當年沒有台灣對中國580億的出超,中國對歐美1870億的出超就非得大打折扣不可;換句話說,也就是兩岸貿易既然形成了台商「經由中國轉手賺錢的業內貿易」的形態,那麼中國是靠台灣大賺歐美的錢,而不是中國讓台灣佔便宜,賺走了錢。
    再仔細一點點地以台灣和中國兩國同様出口金額都是最大的電子資訊業中的電腦為例來說吧。台灣要大量賣產品到中國第一個前提是先要有美國像微軟、因特爾那樣的公司可以生産最上游的軟硬元件給台商,台灣的電子五哥才會有設廠的條件;第二,要有台商到中國投資,才使台灣可以出口零組件到中國,也就是,在出口零組件到中國前,台灣已經先讓中國賺了一筆;第三,既然台商在中國設廠了,從台灣進口零組件在中國開工廠組裝了,中國工人就賺到工資;四,成品銷售到歐美,台灣就替中國賺到了大量的外滙。例如郭台銘在前年就洋洋得意地說,這麽多年來,他已經替中國創滙2,663億美元,占了中國大陸外匯存底8.6%!五、産銷流程結束後,中國從台灣進口的中間零組件最後以成為成品的一部份而大部分賣到歐美去了。注意大部分是賣到歐美去,而不是留在中國;最後,台商順利營運,中國又賺到了稅金。
    簡單的說,趙少康和韓國瑜只看到了中國對台灣逆差的1405億,就緊張得不得了,但是WTO看到的是台灣賣到中國的産品最後絕大部分是賣到歐美沒有留在中國!所以台灣經濟終極的、關鍵的依賴,不必懷疑當然是美國,不是中國。這個現象在經濟狀況正常時,雖然WTO知道,只是云云眾生看不出來;但是遇到經濟危機時就會曝露得非常明顯。
    兩蔣時代,台灣曾經有GDP成長率平均達10%以上的「黃金30年」。但是兩蔣統治的最後一年,1987年,台灣人均GDP還是只有5,325美元。(湯森路透)
    2008華爾街金融風暴爆發時,總統馬英九信心十足地安慰大家不要怕,台灣有中國可以靠,我聽了嚇一跳,馬上公開回應,「才怪」。結果,2009第一季被公布了出來的數據是這樣的:
    美國成長率-3.8%;中國+6.1%;至於台灣,非常不幸的,並沒有跟隨中國的成長而成長,反而驚人地隨美國的衰退而加兩倍不止地大衰退,GDP負成長達 -9.06%!會這樣,原因太簡單了,當美國(歐)經濟衰退以致於向中國進口的能力減弱時,台商在「美-台-中-美」(以及「美-台-中-歐」)的業內貿易勢必重挫。再追究下去的話,數據很可怕,是台灣對中國的出口居然重挫達 -41.4%的幅度!
    美-台-中,這三方依賴的本質,去年又有一個有趣又鮮明的現象可以參照。據調查公司IDC公佈的數據,當台積電被美國政府要求不能代工生產晶片賣給中國華為後,2020年10~12月華為手機的供貨量同比劇減42%,(真湊巧,居然也是4成多一點)在2020年4~6月市佔率全球排名第1的華為,在年底像溜滑梯地掉到全球第5。這說明了兩點:1,台積電不靠美國的話,賺不到中國華為的錢;2,中國華為不讓台積電賺錢的話,賺不到外銷的錢,其損失的慘重非常恐怖!
    經過這樣分析對照後,台灣經濟究竟靠美?靠中?
    現在潮水退了,三方各自穿什麼褲子應該看得夠清楚了!
    最後,太平時間,沒有攤牌問題,台灣也就沒有什麼要在中美之間中不中立的問題。因此談到要不要中立,那就是表示攤牌時間到了。如今在2008,2019兩次經濟危機衝刷出來的台商業內貿易的美-中-台依賴本質呈現之後,應該覺悟的是在攤牌時刻,台灣恐怕沒有奢談中立的空間,台積電不賣華為只是例子之一。2020年11月台美雙方在華盛頓舉行了高層會談,就半導體和5G等7項技術合作簽署了備忘錄(MOU),如果要中立,那麼台灣該不該再和中國也來一個同樣的兩岸合作備忘錄?恐怕誰要這樣建議,連北京都會覺得很可笑。
    美國重組產業供應錬的措施,從川普生澀上路開始,現在拜登推動得愈來愈熟手,2月25日美國總統拜登簽署行政命令,要美國和台灣、日本、澳洲、南韓組成供應鏈聯盟,擺脫對於中國大陸經濟的依賴,其中合作供應鏈包括半導體、電動汽車電池、稀土以及醫療用品等。美國這個針對對象這樣清楚的戰略上路了,中美經濟戰火進一步升溫了,純粹從台灣的經濟利害角度衡量,難道台灣有維持中立的空間?既然是這樣,還談什麼「經濟靠中國,國安靠美國,台灣中立」?
    趙少康立意救國民黨,值得敬佩;但是聽到他說他還要救國,不免要說,國家沒有那麼慘,不必勞駕;至於他敲鑼打鼓地高調推出一堆政見居然一再和韓國瑜一樣,由於兩人都是深藍出身,兩人在這個精神上同調無可厚非,只是竟都錯得離譜,還是未免令人吃驚。

    活在時空膠囊中的趙少康

    深藍在價值世界信奉保守主義,而保守主義基本精神就是過去最好,今不如昔。結果兩人便活在有個很GREAT的過去的想像中。本來趙從事大眾傳播業,按理對時代變遷會最有感受,最會知覺到今之異昔;不料他主持的節目就如同他寶貝的時空膠囊一樣,把他和依他的意識形態想像出來的很GREAT的種種封閉其中,保護其中,然後任歲月奔馳,星換斗移,他都不為所動。兩年半來,中美經濟大戰撲天捲地,掀翻出來的種種奇景異像都不足以吸引他的關注,以致於提出的政見猶如專為現實世界之外的平行時空而提出的一樣,而那個平行時空就保護在他的時空膠囊之中。
    長期有時空膠囊的保護,趙少康養成了和兩蔣及韓國瑜一樣的「民族救星」價值觀。(攝影:張哲偉)
    既然長期有時空膠囊的保護,那麼在其中,趙少康養成了和兩蔣及韓國瑜一樣的「民族救星」價值觀,自信地把他們的英雄氣概繼承下來,高嗆一人救全黨、一人救全國、一人救全民族就毫不猶豫,毫不必計較和當今主流的民主價值有沒有什麼杆格了。
    不過僅管如此,趙少康還是不可能完全等同於韓國瑜。例如兩人雖然都認為當前憲政體制是個大問題,但是兩人的解方就完全不同了。韓國瑜説要由總統兼任閣揆來解決,又說解決南北差異的憲政妙方是把政府、總統府留在台北,但總統在高雄上班。這兩様妙方實在是草包過頭了,趙當然不可能跟;相反的,趙的方案是修憲改為內閣制,這就堂堂正正了。趙甚至在修憲的時程和運動的方式都提了具體的意見,非常值得肯定。畢竟展現了知識藍和草包藍的的迥然不同。
    最後,要強調,無論如何,聲量高和支持度高到底兩回事,假如不儘速從寶貝的時空膠囊中掙脫出來,趙要兩者合一肯定是非常困難的。
    ※作者為前民進黨立委 林濁水專欄:罷免國會議員 台灣是世界唯一怪胎國


    用facebook 分享給朋友   用 LINE 分享給朋友   用 email 分享給朋友   用twitter 分享給朋友   用新浪維博 分享給朋友   用WhatsApp 分享給朋友

最 Hot 焦點專題

媒體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