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腦版 | 國際與全球治理學派下的兩個 Regimes/俞劍鴻 | 焦點新聞 | 20220912 | match生活網 Insert title here
Insert title here

焦點新聞

  • 國際與全球治理學派下的兩個 Regimes/俞劍鴻

    台灣好報     2022/09/12 11:38

    字級:
    國際與全球治理學派下的兩個 Regimes/俞劍鴻

    俞劍鴻(前南洋理工大學訪問高級研究員)

    絕大多數的(非)中、外各級政府官員並沒有接受到良好的學術洗禮,就進入或者報導了政治叢林。

    當制定與撰寫政策時,他們通常忽略了一個非常、非常重要的環節,也就是要先挑選一個或者創造一個新理論和/或模式來描述、解釋和推測某一個議題、現象或者發展。不少學術界的學者、專家也犯了同樣的毛病。

    國際與全球治理是一個社會科學的主流學派/school of thought。當一個國際組織、國際機構和國家或者地區嘗試治理這個世界的時候,它們會使用一些工具 來達到目的,其中一個最好使用、沒有權力鬥爭但是錯綜複雜/convoluted 的就是 international regime(s) (ir) /國際(泛)領域 暨議題 /國際理治:
    精通社會科學的學者、專家知道說作為一個工具的 ir 是可以轉換、提升為一個理論的。Ir 是一個超越疆界、無處不在但是吊詭/paradoxical 的理論;其中的一個便是脆弱的/fragile 敵對 regime/adversary regime (ar),亦即明明是對方是敵人偏偏在一個和 regime 有關的議題/issue 之下雙方要100%的合作和協作。

    如果我們的內心/heart 和腦海/mind 浮現出/要提出/formulate 一個 regime 並且加以維持/maintain 和永續經營/sustain 的話,其結果就是不分敵我、你我他的共善/common good,對整個地球、每個國際組織、國際機構和國家或者地區以及每個人有好處。重點是:緊接著,每個人要把維持和永續經營每個 regime 的經驗擴散到世界上的215個國家和地區,才算數。

    Ir 和其它的理論是一樣的,有它的一套內在邏輯,其結構為:
    國際 regime(s) +
    機制【mechanism(s)】 +
    措施/舉措【measure(s)】

    讓我介紹兩個 regimes,也許讀者就更加瞭解理論之應用的重要性。

    第一個 regime,就拿新型冠狀肺炎病毒/covid-19 為例。2019年底,這個病毒浮出檯面。緊接著,齊心對抗冠病 regime/the one for all and all for one counter-covid-19 regime 很自然的就閃過醫生和護理師、各級的政府官員和老百姓的內心和腦海。由於這個病毒並不能分辨男女老少、國籍、階級、擁有特別權力的貴族等等,不管在那裡的各方人馬在每個 area/領域;範疇;空間;範圍;區域;地方及(自1970年代初要加上)異度/cyber 就要懂得合作、一起來面對和解決這個有關病毒的議題。

    在每個 regime 之下,就是機制和措施。我們要再度把機制細分為儀器設備/device(s),例如呼吸輔助機器和製造口罩的機器以及機構/institution(s)。就每個機構,吾人還是要把它細分為實踐/practice(s),例如每個人都要勤快地使用肥皂洗手20秒鐘和維持至少1公尺的人身距離/social distancing 以及組織/organization(s),例如馬來西亞的衛生部。就措施,一個例子是被感染者要被自費或者免費隔離2個禮拜。北京市曾經嚴格執行的是14+7(天)隔離。

    不可否認的是,每個 ir 是脆弱的,因此在有些 areas 就要隨時回到原點、重新來,畢竟研究人員對(也會變種/variant 的)新冠病毒是陌生的。試想:如果我們的研究物件是每個人,多少人會在每一秒或者半秒違反規定、不遵守措施呢?大馬衛生部的官員曾經說如果100位被感染,他們就會傳染給78人。

    Regime 這個概念是由法國人先創造的。其它西方世界的白人也都比較容易掌握其內涵,反而是99%的東方人對 ir 一知半解。吊詭的是,美國被確診感染的人數截至2022年9月10日仍然排名全世界第一,而法國則很快速地前進到第 3名,也聽到一個東南亞國家的廣播片段,它錯誤的先說人人為我、緊接著才講我為人人。不,在每個 regime 之下,應該是剛好相反,亦即我為人人、人人為我。

    基本上,到目前為止,維持、永續經營齊心對抗冠病 regime 在絕大多數的 areas 是不及格的。原因如下:1)有些國家和地區的領導人有互相指責的紀錄;2)我國的基本立場必須是:無私、付出;然而,我們的有關單位卻有時候先想到部分的(外)國人,而忽略了我國的職業軍人,而某一個國家的聯邦政府於2020年的8月也推出了錯誤的口號,亦即“關懷xxx/xxx Prihatin” 和“守 SOP 抗疫 就是愛國” ,那個國家的目的是要彰顯舉國上下、團結一致來對抗冠病疫情。可是,他們的人民要先想到其他國家和地區的人民才對、才不自私啊!如果那個國家的人民懂得把他們對抗病毒的經驗和其它國家和地區分享的話,就算是符合邏輯;3)一向推動事務有極高效率的另外一個亞洲國家早就應該治療外來的工人;然而,它卻推脫、造成了巨大的災難。

    第二個 regime,是有關環境保護。記者照道理說應該要比一般大眾懂 ir。可是,當他們報導以下的新聞的時候卻浪費了很多的篇幅。

    金門縣很重視環境保護,時常看到相關的報導,例如於民國105年11月7日,筆者拜讀了五個有關乾淨化金門縣海(岸)灘 (cleanup beach/beach clean) regime 的報導。計算了一下,三位記者一共使用了2,840個字。

    可是,當一般讀者唸完這些報導之後,能夠記住那麼多、帶有矛盾的文字嗎?如果做不到的話,我們是否就要加以把那些文字簡化為以下的1050+個中國字:
    前面已經提過,在國際 regime(s) 之下,機制可以細分爲儀器設備和制度。就制度,吾人又要把它細分爲實踐和組織。

    有些國家有海灘,它們都要面對如何確保海(岸)灘乾淨、整潔及美觀/淨灘這個議題。

    交代清楚之後,我們就可以把一些相關的資料套進前面所提的架構,以便讓讀者能夠馬上掌握重點。這就是制定和撰寫公共、外交政策的人士應該要做的事。

    和 regime 有關的議題: 如何確保海(岸)灘乾淨、整潔及美觀/淨灘

    地方: 金門縣金城鎮的雄獅堡附近海域; 金沙鎮的於碧山后扁海岸;金寧鄉的安岐出海口沙灘;烈嶼鄉的青岐港至沙溪一帶海灘;和金湖鎮的新頭伍德宮前海域。

    I.確保海(岸)灘乾淨、整潔及美觀/淨灘 regime。如果海(岸)灘沒有了雜物、垃圾等等,我們就至少在那個時間點不必啟動機制和措施了。

    II.機制
    A.儀器設備,例如: 鄉公所的垃圾車。

    B.制度:
    1.實踐,例如積極進行105年秋季海漂垃圾清除活動,將所撿拾的垃圾利用國際淨灘 (International Coastal Cleanup) 表格予以統計和分類; 積極投入環境整潔、美化、去污染、保護輿養育、資源循環及節能減碳等環保行動。

    2.組織,例如鎮鄉公所、機關學校、駐守的軍隊、社區的志願工作人員、清潔隊員、昇恆昌金湖廣場等政府與非政府單位。

    III. 措施,例如“你我不隨意棄置垃圾,落實垃圾不落地”和“號召更多民間義工團體認養、關懷、珍惜、愛護海岸”。

    從報導可以看出說金門和非金門人還要加把勁才能維持和永續經營每個 regime。例如,在金城鎮旁邊的一座小公園可以看到以下的標語:金門是我家、整潔靠大家。一位金門日報的記者也說要“做好轄內的環境保護工作”,如果只想到自己所居住的地方,這就是叫做自私。換言之,在確保海(岸)灘乾淨、整潔及美觀/淨灘 regime 的脈絡之下,這個標語應該修改為“非金門是我家、整潔靠金門人”,要不然的話,金門人就要把他們的經驗擴散到其他的地方,例如非洲的某一個需要水噹噹面貌或者妝扮的海(岸)灘。這是因為每個人要先想到在其他地方的人,才能夠真正地維持和永續經營每個 regime (含環境保護 regime)。如果每個人都有此想法和做法,就等同於不分敵我的大家了,其結果就是100%的共善。如果這個和 regime 有關的議題解決了,吾人就不需要淨灘 regime 了。

    總之,首先,當制定與撰寫政策的時候,各地和各級的政府和記者要合乎邏輯、有系統和有條有理地帶頭與領導一般的老百姓,否者上樑不正下樑歪,會浪費很多的時間、精力和資源。其次,每個官員和記者要切記說人道主義不見得能夠和齊心對抗冠病 regime 掛的起鉤,因為有些 regimes 是和例如外太空、行政區域的劃分、異度/cyber、熊貓等等有關。

    上圖翻攝網路示意圖。
    下圖表資料來源: Peter Kien-hong YU, International Governance and Regimes (London: Routledge, 2012)

    (資料來源:台灣好報)


    用facebook 分享給朋友   用 LINE 分享給朋友   用 email 分享給朋友   用twitter 分享給朋友   用新浪維博 分享給朋友   用WhatsApp 分享給朋友

最 Hot 焦點專題

媒體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