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腦版 | 「F-35就像法拉利,你不可能每天開去上班」美空軍參謀長坦承F-35太貴,要求研發全新F-16次世代機種 | 國際新聞 | 20210225 | match生活網
Insert title here

國際新聞

  • 「F-35就像法拉利,你不可能每天開去上班」美空軍參謀長坦承F-35太貴,要求研發全新F-16次世代機種

    風傳媒     2021/02/25 13:32

    字級:
    「F-35就像法拉利,你不可能每天開去上班」美空軍參謀長坦承F-35太貴,要求研發全新F-16次世代機種

    「你不會每天開著你的法拉利去上班,你只會星期天開它出去兜風。這(F-35)應該是我們的『高端戰機』,我們要確保不會把我們的高端戰機全部用在低端的戰鬥需求上。」

    美國空軍參謀長小查爾斯・布朗(Charles Brown Jr.)

    世界上唯一擁有兩款第五代主力戰機的美國軍隊,原本是以F-22與F-35的高低搭配設計,組建天下第一的空中武力。但F-22早就因為成本過高停產不說,造價同樣居高不下的F-35似乎也難稱「低端選項」,更難取代高達數千架的F-16汰換需求。美國空軍參謀長小查爾斯・布朗(Charles Brown Jr.)直言,美軍現在需要新的F-16次世代機方案。

    美國的次世代戰機方案要改弦易轍,當然不是小事。《富比世》(Forbes)23日的「編輯精選」(EDITORS' PICK)就挑上了這則新聞,甚至直指「美國空軍承認F-35匿蹤戰機已經失敗」(The U.S. Air Force Just Admitted The F-35 Stealth Fighter Has Failed)。這當然不是指F-35的戰力或者設計有功能或品質上的瑕疵,但F-35的高昂造價使其難以普及化,更做不到原本全面替代F-16的設計初衷,所以《富比世》才會說「美軍承認F-35失敗」。

    美軍「美國號」(USS America)兩棲突擊艦上的F-35B。(美國海軍官網)

    美國空軍的最高將領布朗表示,美軍最初是希望開發出一款價格合理的匿蹤戰機,用以替換冷戰時期服役至今的F-16老戰機,再搭配一小批性能更為高端、但也較為昂貴的匿蹤戰鬥機。不過F-35的造價始終居高不下,這也等於讓美軍有了兩款「高端」戰機—F-22與F-35,「低端」的選項則應該是一款尚待研發的「五代減」(fifth-generation-minus)戰機。

    《富比世》指出,F-35從當初的「低端」構想,到今天的「高端」定位,主要是因為軍火商洛克希德馬丁(Lockheed Martin)公司在F-35上安裝了越來越多的新科技,F-35的重量與造價也始終壓不下來。《富比世》批評,F-35這款重達25噸(F-16則僅有17噸)、單價上看1億美元(約合新台幣27.8億)的匿蹤戰機已經成為美軍的問題而非助力,美軍現在需要的不是建造更多F-35來取代F-16,而是研發一款全新的主力戰機。

    美軍「馬金島號」(USS Makin Island)兩棲突擊艦上的F-35B。(美國海軍官網)

    按照美軍在上個世紀90年代的構想,包括美國空軍、海軍、陸戰隊的所有主力戰機都應該汰換成F-35,但光是美國的三千架訂單,洛克希德馬丁截至去年4月僅交付了500架(包括354架F-35A、108架F-35B、38架F-35C)。分析師丹・格雷澤(Dan Grazier)認為,空軍與洛克希德試圖讓F-35負擔太多任務、延伸出多種型號之外,設計的複雜性與開發時程,也讓這款「低端戰機」成本爆表,全面替換F-16甚至是A-10的目標也遙遙無期。

    身為美軍參謀首長聯席會議成員之一的布朗則坦言,他希望美國空軍限制對F-35的運用,但這麼一來,美軍就需要一款新的低端戰機來承接上千架F-16戰機的日常戰備需求。尤其從2001年之後,美軍就沒有再採購任何一架新的F-16戰機,在2021年的今天看來,最新的一批F-16也已經有相當年份了。雖然美軍高層年初曾提出再開F-16產線的想法,但布朗說他不想再看到這款經典戰機,並且加以回絕。

    A-10雖然已經是老飛機,美國空軍也準備以F-35A取而代之,可是因為被A-10救過的美軍太多了,要求讓A-10繼續服役的聲音在美國也很大,已故的「自由中國之友」,亞利桑那州參議員馬侃(John McCain)就是A-10在政壇中最大的支持者。(許劍虹攝)

    這位空軍參謀長對《富比世》解釋,F-16的問題在於整體設計太老舊,除了不能匿蹤之外,許多功能也不是單靠軟體升級就可以獲得。因此他認為美軍需要的不是訂購新的F-16,而是從頭開始一款新的低端主力戰機。《富比世》則認為,在布朗將F-35明白歸類為美軍的「高端戰機」之後,F-35很可能步上最終僅生產195架的F-22後塵。

    格雷澤指出,F-35目前確實處在停產的十字路口,尤其當美軍目前將重點轉為中國與俄羅斯這兩個戰略對手之際,海軍與空軍急需從7000億美元的年度預算中獲得更大的分配比例。如果能停掉F-35的生產計畫,馬上就會空出數百億美元的運用空間。目前美國空軍購買F-35A的官方訂單仍然是1763架,《航空週刊》(Aviation Week)去年12月也曾指出,早在2018年空軍就準備了一份研究報告,呼籲將F-35A的訂單大幅下修為1050架。

    布朗對《富比世》表示,如果要研發一款新的次世代戰機,那麼美軍勢必會對其重量、複雜性與成本嚴格控管,否則到了2041年他們還是會碰到一樣(甚至更糟)的處境:又多了一款高端戰機,還有一款已經服役60年的F-16。研發F-16的新接班人當然不可能一蹴可幾,根據《空軍雜誌》(Air Force Magazine)報導,美軍也在與洛克希德馬丁重新磋商後勤合約,希望能將F-35每小時的維護成本從3.6萬美元降為2.5萬美元(約合新台幣69.4萬)。

    參加基地開放的民眾,可以零距離接觸F-16戰鬥機。(許劍虹攝)

     


    相關影音




    用facebook 分享給朋友   用 LINE 分享給朋友   用 email 分享給朋友   用twitter 分享給朋友   用新浪維博 分享給朋友   用WhatsApp 分享給朋友

最 Hot 財經專題

媒體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