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腦版 | 瑣憶二哥/居曉年 | 生活新聞 | 20240326 | match生活網 Insert title here
Insert title here

生活新聞

  • 瑣憶二哥/居曉年

    台灣好報     2024/03/26 14:21

    字級:


    居曉年  

    “在賓士的火車上,每個同志都無比興奮睡不著覺,扒著窗口向外看,祖囯大地真是無比壯麗,春色滿園。我看到了長江、見到了大海、瞧見了軍艦、望到了高山……”

    這是二哥居恒年當年參軍離家,第一次寫給父母的信。信紙已經發黃。

    在我的記憶裏,二哥國字臉,五官端正,眼睛尤其有神,見人說話面帶微笑,無論是家裏還是村裏,老少都非常喜歡他。

    中學時,他是數學課代表,哪個同學作業不會做,他都主動去幫助指導,從來不保守。數學老師王乃校,對他讚賞有加。高中畢業,當過生產隊的會計,做過代課老師。到了服兵役年齡,二哥踴躍報名,爭著要去當兵,1976年2月22日,他從興化出發光榮應徵入伍。

    在軍營裏,他訓練有素,認真刻苦學習,成績優秀,字也寫得好,被部隊安排做文書兼電影放映員,列為第一批考軍校對象。

    負責放電影時,對於這項工作,幹一行愛一行,善於鑽研,動腦筋解決難題。一次,他發現電影機出現故障,餓著肚皮,連續兩三個小時,把機器問題查找出來,讓電影又重新展現到布幕。還有天,戰友錢國華幫他送拷貝,一起去三營營部廣場放電影。那天晚上,影片放到一半突然刮起了大風,有一大半戰士回到營房,但他仍然堅持把電影放完。

    對待戰友情同手足,同他一起參軍的山東馬偉亮,二哥與他親如兄弟,在馬戰友老父患病急需資金時,他伸出援助之手,把平時節省下來的津貼費2000元,無償捐贈給這位戰友寄回家中解危難。

    二哥還秉承父親的優良作風,工作認真負責,贏得團部嘉獎,先後獲得優秀士兵和優秀士官等獎項,並以優異成績,考取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後勤部幹部學校,全國僅有86人被錄取,他是江蘇省唯一的一個,表現相當出色。

    長年累月超負荷的工作和學習,他病倒了,連續昏迷二十二天,部隊想盡一切辦法給他治療,首長們更是關心他的病情,經常到醫院看望慰問他,守護在病床旁年邁的父母,流著傷心的眼淚在呼喚:“快醒醒吧,我的兒啊!爸媽就在你身邊,我們可不能沒有你啊!”救護的醫生們見狀也無不歎息、抹淚。可是1979年10月5日的中秋節這天,二哥心臟停止了跳動,生命永遠定格在22周歲。

    當時,我母親悲痛欲絕,號啕大哭,要尋短見,“兒啊,等你媽一起上路,我也跟你走了!”哭成淚人的她,邊說邊拔腿就跑,企圖想一頭撞上牆壁,被眼疾手快的在場部隊幹部猛地一把拽住,迅捷制止了一場悲劇的發生。

    二哥去世後,部隊追認他為烈士。

    我至今還保留著45年前他寫給父母的一封信,雖然破舊發黃,但我卻精心保存,視它為我的精神食糧,每當我想起二哥時,總是拿出來,一字一字再讀一遍,其實我早就把這封信倒背如流了。我從鄉村到城市,一直把它帶在身邊。

    只要想念到二哥,我常情不自禁拿出來看看。他在1979年8月15日寫給我信裏這樣說道:“我的好弟弟,哥收到你的來信甚為高興,上次父來信就說你考得不錯,今看到了你的信,哥為弟的好學上進渴求知識的精神所深深感動……暑期一定要好好復習,幫媽媽做點家務……”睹物思人,每當讀他生前寫的信,淚水涔涔中,感覺又好像二哥回到了家中。

    很多人都這樣說,人死後都會變成天上的一顆小星星,但我卻分不清我的二哥,變成了哪顆星星?所以啊,我把思念都傾訴給了夜空升起的月亮,請他幫忙轉達:“二哥,我很想念你!”

    借著夜晚的月色星光,我在陽臺上,深情凝視遠方的星辰,好像還有很多的回憶。多想把光陰剪碎了,拼成冬日暖陽、夏日涼風、春秋錦衣送與二哥!一念微風起,一念相思長。仰望蒼穹,我內心呼喊:“二哥啊,你在那邊現在過得還好吧?”

    已故的二哥,我感到他都像活著的時候在呵護我一樣,在保佑著我。大自然有陰陽之間傳遞信號的特殊磁場,二哥常給我信號,讓我經常夢見他,在夢中看到他的音容笑貌。

    二哥的離去,讓我的世界上少了一份溫暖,多了一份無盡的思念。

    春天開滿了桃花、梨花、櫻花……姹紫嫣紅,五彩繽紛,可我的眼前只有二哥發黃的信,發黃的信,閃來閃去……

    (資料來源:台灣好報)


    用facebook 分享給朋友   用 LINE 分享給朋友   用 email 分享給朋友   用twitter 分享給朋友   用新浪維博 分享給朋友   用WhatsApp 分享給朋友

最 Hot 焦點專題

媒體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