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腦版 | 【全文】傳藏鏡人200萬買凶 館長跨足海鮮網購引殺機 | 社會新聞 | 20200905 | match生活網
Insert title here

社會新聞

  • 【全文】傳藏鏡人200萬買凶 館長跨足海鮮網購引殺機

    鏡週刊     2020/09/05 05:58

    字級:
    【全文】傳藏鏡人200萬買凶 館長跨足海鮮網購引殺機

    館長曾透過直播推銷厄瓜多進口白蝦。(翻攝飆捍臉書)

    網紅「館長」陳之漢上週五在自家健身房門口遭槍擊,震驚社會,歹徒隨後攜槍投案,供稱因性騷擾風波遭館粉肉搜,才萌生犯意。但本刊調查,案情恐怕沒這麼單純,道上盛傳,館長近來跨足海鮮網購,揚言獨占百億元市場,還批評其他產品「有下藥」,因海鮮網購市場幕後有黑道把持,不滿館長擋人財路,才花200萬元策劃槍擊案,企圖殺掉館長,為了掌握其行蹤,甚至找上徵信社跟監。至於負責行凶的槍手,外傳拿了50萬元安家費,檢警正深入偵辦中。

    網紅「館長」陳之漢8月28日凌晨遭槍擊,震驚社會,30日晚間,他在病房透過助理開直播,強調絕非自導自演,還說:「歹徒第一槍朝我的頭開…稍微有點智商的人都知道,這是買凶殺人!我身上有7個彈孔,我如果不夠壯、手沒有及時抬起,就是中我的身體!」

    傳徵信社接案 監控動向
    館長的推測並非空穴來風,本刊調查,23歲的槍手劉丞浩絕非如他所說,是因單純的性騷擾風波,才「教訓」館長,真正目的是要取其性命,至於背後的動機,疑似與超過百億元的海鮮網購市場有關。

    熟知黑道生態的P先生告訴本刊,早在一個月前,就聽聞有徵信社接案掌握館長行蹤,甚至還曾將追蹤器偷偷裝在館長車上,搭配館長直播的時間及地點,監控分析他的活動路線,以利槍手犯案。

    館長離開健身房時,遭劉姓槍手近距離連開3槍。(翻攝畫面)

    中彈受傷的館長倒臥在血泊中哀嚎。(翻攝畫面)


    P先生透露,道上盛傳,藏鏡人花了200萬元找人策劃槍擊案,其中槍手拿五十萬元安家費,另外20萬元給徵信社,其他130萬元由策劃者朋分,並用來買槍、找律師辯護,目的就是要幹掉館長,但是劉丞浩失手,沒有達成任務。

    另一名知情人士H先生告訴本刊,近年賭博及毒品的利益逐漸衰退,黑道分子因此把直播網購當成獲利的主要收入來源,為此衍生的糾紛也常躍上新聞版面,最知名的案例,就是天道盟太陽會成員連千毅引發的「直播主之亂」。

    館長在病床上透過直播說槍手朝他頭部開槍,自己是遭買凶狙殺。(翻攝畫面)

    H先生指出,網購生意最忌諱削價競爭及攻擊其他廠商的產品,但館長不甩這樣的行規,很可能因此引來殺機。本刊調查,館長除了本業開健身房外,也常利用自身的高人氣,透過直播推銷合作商品,近來更跨足海鮮網購市場,揚言要以低價策略,獨占百億元商機。今年7月31日,館長就在直播時問網友:「我賣海鮮好不好?」還說他一定賣得比其他的臉書直播還便宜。

    犯案槍枝小檔案
    劉丞浩用來槍擊館長的是有「小沙漠之鷹」之稱的「傑里科941制式手槍」,一名曾因違反《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遭移送的A先生透露,這把以色列製的手槍在台灣極為罕見,劉男用的應是改造槍枝。A先生說,十幾年前聽說南部有一批改造的小沙漠之鷹,但因故障率高、常無法擊發,黑市流通性不高,目前雙北地區大概只有幾十把,來源應該不難查。

    直播批評加藥 得罪同業
    8月7日,館長正式在網路賣起生蠔和厄瓜多白蝦,也表示未來將有更多海鮮上市,並揚言要「敲掉」整個海鮮網購市場,自己獨占這塊大餅。他除了推薦自家產品的優點,也毫不避諱地批評其他同業,像是他曾經在直播中指出:「台灣的草蝦會加藥飼養!」讓很多本土養殖業者感到不滿,認為館長打壞市場。

    館長跨足海鮮網購市場、嗆其他業者下藥養殖,據傳因此引來殺機。(翻攝館長YouTube)

    台灣草蝦暨養殖協會理事長陳勤富告訴本刊,2016年衛福部食藥署針對全台蝦仁、鮮蝦市場進行大規模抽查,一共抽查231件,其中只有12件不符合食安規定,當初少數盤商或加工業者添加過量的二氧化硫,已讓養殖業者蒙受不白之冤,如今館長重提此事,讓養殖業再度受到傷害。他呼籲:「商業經營不應該引用過時資訊,打擊本土產業。」要求館長向全台養蝦業者道歉。

    除了養殖業者不滿館長的作風,去年中秋節也有肉商在PTT質疑館長,明明賣的是同等級肉品,甚至還是向同一個廠商進貨,價錢卻比其他肉商貴,結果遭館長透過直播反駁,該肉商還遭館粉出征,接連受到館粉用簡訊及電話騷擾,甚至還到肉商的網頁訂購後又棄標退訂、灌一星負評,搞到肉商最後刪除文章,還發文求饒,表示自己錯了,不該質疑館長。

    槍擊非純教訓 打算狙殺
    雖然部分網友認為館粉的行徑不可理喻,也批評館長是一個「喊愛台灣又貶抑台灣農漁業的偽君子」。但館長面對網友攻擊,則在臉書po文反嗆,甚至寫下:「我是個雜碎生意人,也是個毫無口德之人,愛台灣是我賣東西的口號,這就是我,被你們發現了!」一連串的行徑看在靠網購牟利的黑幫分子眼裡,直呼不以為然,想教訓館長的想法也越來越強烈。

    道上盛傳,竹聯幫某堂口曾透過管道傳話給館長,但館長根本不予理會,才會在一個月前策劃這起槍擊案,先找劉丞浩加入館長的健身房當會員,八月中旬再安排他「襲胸性騷擾」館長的戲碼鋪哏,最後再以劉不滿館長揚言提告、館長助理出手推打、遭館粉肉搜等理由,讓開槍一事合理化。

    館長插旗台中開健身房爆糾紛,江湖盛傳有人要「給他難看」。(翻攝館長YouTube)

    不過,正因為鋪哏鋪得太完美,反而引起檢警的懷疑,案發後不久,就先傳出槍擊案與館長斥資1億9000萬元,準備在台中開設的健身房有關。由於該場館之前是中部八大行業及黑幫分子的重要據點,館長決定在該址開店之前,曾收到黑幫警告,要他另覓處所,但館長卻在直播時要求台中市長盧秀燕出面處理,因此才會被中部黑幫「修理」,目的是要讓他沒面子。

    館長在台中開設的健身房旗艦店,斥資近2億元。

    不過,消息一出,台中市警方立即發聲明表示,相關單位並未獲得任何情資或訊息,間接否認這一說法。此外,從曝光的監視器畫面可看出,劉丞浩開槍並非單純「修理、教訓」,而是打算取館長的性命。對此,H先生表示,館長直播時常跟立場相左的人隔空嗆聲,館粉也會「出征、肉搜」敵對者,種種行徑早就得罪不少人,最後終於為他引來殺機,一點也不令人意外。

    諮詢法律意見 未料犯案
    這起震驚社會的槍擊案,要從8月27日晚間說起。23歲的男子劉丞浩以3000元包了計程車,從台北市內湖住家出發,來到館長經營的新北市林口健身房旗艦店附近,埋伏了177分鐘。28日凌晨2點22分,館長在二名助理陪同下步出健身房,打算搭乘停在門口的保母車返家。

    8月28日凌晨2點多,劉丞浩從胸前包包中取出槍枝。(翻攝畫面)

    此時,戴著口罩的劉丞浩快步上前,並從包包取出槍枝,趁車門尚未關閉,朝坐在後座的館長連開3槍,當場讓他從車內滾落至人行道,劉男隨即搭上計程車逃離現場,前往附近的新北市警局林口分局文化派出所投案。

    中彈的館長,倒臥在一片血泊中,他點了根菸,要求助理開直播,表示若不幸往生,請館粉幫忙照顧老婆、小孩及母親,還疑惑地說:「我做人有那麼差嗎?為何會被人開槍?」所幸他命大,歷經九個小時的手術後,平安脫離險境。

    劉丞浩衝向館長座車,朝館長連開3槍,企圖取其性命。(翻攝畫面)

    至於投案的劉丞浩,一直行使緘默權,直到28日早上律師到場後,才向警方供稱,因二週前被館長在直播中指控性騷擾,還揚言:「3天內沒道歉,絕對求償百萬元。」為此,他慘遭館粉瘋狂肉搜、打電話騷擾。27日晚間,他看到館長在林口健身房直播,當時他喝了不少酒,一時氣憤難平,才會犯下槍擊案。

    不過,對於槍枝來源,劉丞浩選擇三緘其口,也不肯配合提供手機密碼,讓警方解鎖調查,筆錄一直製作到晚間九點,劉男才被警方依殺人未遂、違法持有槍砲等罪嫌移送新北地檢署偵辦,最後遭法院裁定收押禁見。

    劉丞浩的委任律師翁偉倫告訴本刊,大約二週前,劉男透過朋友找上他們的事務所,說館長要告他性騷擾,並表示因館長在直播時公布他的電話號碼,害他的電話每天都被館粉打爆,所以想徵詢律師的法律意見。

    劉丞浩邊開槍邊往計程車方向退,之後搭車前往派出所投案。(翻攝畫面)

    翁偉倫回憶,諮詢過程中,還有館粉瘋狂打電話給劉丞浩,而劉最擔心的則是館長說要求償100萬元,不過,翁也強調,看不出劉跟黑道有關,更無法想像他會犯下槍擊案。案發當天,翁早上醒來,看到手機裡有劉打來、上百通的未接來電,了解事情原委後,才趕緊派二名律師前往派出所。

    律師翁偉倫(圖)在槍擊案發生前2週,曾在事務所接受槍手劉丞浩諮詢。

    本刊調查,劉丞浩並無幫派背景,卻有幾項前科,包括曾因持有彈簧刀,被依《社會秩序維護法》移送裁罰;去年四月,他陪同女性友人前往新北市三重找友人的陳姓前男友討公道,因搶走陳男手機阻止報案,並徒手痛毆陳,造成陳男多處擦挫傷,被陳提告妨害自由、毀損、傷害等三項罪名。

    劉丞浩不願供出槍枝來源,也不願配合手機解鎖,最後遭收押。(翻攝畫面)

    拒供槍枝來源 全家保命
    由於劉丞浩是一個無業的「啃老族」,卻包下計程車、用市價五十萬元的「小沙漠之鷹」手槍犯案,開槍的手法也相當專業,投案後還請知名律師辯護,檢警都認為這是一起計畫縝密的犯罪行為,目前正深入調查中。

    館長(右)與新北市長侯友宜(左)頗有交情,這次在新北遭槍擊,侯盼警方查明真相。(翻攝飆捍臉書)

    熟知黑道生態的Y先生告訴本刊:「劉丞浩絕對不會說出槍枝真正的來源,槍手投案後,一般都會說槍是自己朋友的,且絕不會有真名,只會有綽號,這是固定模式。如果真的掰不出來,就說槍是某位過世老大寄放的,這樣推就沒事,因為就算供出槍枝來源,也不會獲得減刑。倘若真的把槍枝來源供出來,槍手幾年後出獄,自己或家人都可能性命不保。」

    劉丞浩曾在簡訊中表示,館長的助理動手推他。(翻攝畫面)

    雖然槍枝來源難覓、館長也逃過一劫,但劉丞浩的行徑畢竟是社會及法律無法容忍的重大罪行,檢警有責任查個水落石出,給社會交代,否則難免還會有下一次的槍擊案。

    更多鏡週刊報導
    【館長挨槍內幕】館長誇口獨占百億直播海鮮市場 觸怒藏鏡人200萬索命
    【館長挨槍內幕1】館長保姆車傳被裝GPS 精心策劃月餘就是要他死
    【館長挨槍內幕2】爭議手法插旗網購市場 陳之漢自稱「雜碎生意人」

    用facebook 分享給朋友   用 LINE 分享給朋友   用 email 分享給朋友   用Plurk 分享給朋友   用twitter 分享給朋友   用新浪維博 分享給朋友   用WhatsApp 分享給朋友

最 Hot 焦點專題

媒體選單